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无疆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 而我已飞过

 
 
 

日志

 
 

同情心泛滥前先想一想,难民问题是怎么产生的  

2017-06-24 12:32:29|  分类: 时事纵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

       世界难民日,在中国新媒体平台上,由联合国官方账号开始,掀起了一股奇怪的风潮,争论的焦点在于中国该不该接受难民,尤其是来自中东地区的难民。联合国官微的“和难民在一起”,得到了出任联合国难民相关事务的某明星的加持和传播;同时借助新媒体平台以及某些西方媒体,引发一轮持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理念,并在国家与政治认同上偏向于非中国的所谓公共知识分子的热捧。

       从纯粹个人层面的道义来看,当今世界的难民问题,尤其是来自中东地区的难民问题,也不是完全可以用道德包容来解释的,因为其中充满了太多自相矛盾乃至令人无法容忍的丑陋现象和行为。从国际政治实践,以及当下中东难民问题的由来来看,情况变得更加糟糕,如果撇开所谓的外交礼仪,以及所谓的政治正确来说,联合国最新一轮在中文媒体环境中发布的难民问题的官方言论,更像是某种不负责任的欺骗性言论,应该早日停止。

       联合国有关难民问题的言论,抽离难民问题产生的根源,只单纯聚焦于所谓“解决难民接收与安置”的问题,并将接收与安置视作为解决难民问题的全部,客观上形成了欧美放火,全球买单的负面局面。难民问题,无论是中东难民问题,还是南北苏丹战乱引发的难民问题,就其演进以及发展脉络来看,都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在这些地区推行所谓人道主义干涉,鼓动颜色革命,不负责任的贩卖军火以及扶持代理人的结果。现在,欧美发达国家埋下的种子,结出了名为难民的苦果,却被联合国说成是一个纯粹基于人道和慈善考量的道德问题,要让在此过程中经常无辜躺(木仓)的其他国家来承担,实在令人难以接受。

同情心泛滥前先想一想,难民问题是怎么产生的 - 笑尘 - 行者无疆

 英美支持的叙利亚反政府NGO“白头盔”摆拍难民儿童照片

       联合国有关难民问题的言论,兜售的是满足个别人员个人道德优越感的短期满足方案,而非真正意义上的负责任的解决方案。根据联合国的章程,联合国诸多机构中唯一具有国际法意义上行动能力的就是安理会;现在的问题是,联合国又开始真的以为自己是一个超国家机构的代言人,而忘记了国际体系依然是个无政府状态下的体系,来对中国,安理会的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指手画脚。为什么不是美国呢?又或者不是英国、法国以及俄罗斯呢?因为美国他不敢惹,英国、法国、俄罗斯不吃这一套,只有中国看上去很好骗的样子,尤其是有某中国女星为范本,秘书长阁下及其团队产生了明显的误判。

       之所以说联合国目前兜售的解决方案是一个关注个人短期道德优越感的方案,因为这是一个锯箭法的解决方案:外科大夫把体外的箭锯掉了,于是眼不见心不烦变成了内科的问题;一样的,只要中国增加了接收难民,那么这些难民在全球舆论场中就会自动消失;只有在中国政府再度因为难民触犯了中国的法律而试图采取某些措施时,才会继续跳出来站在道德的高地上指责中国。至于真正解决这些难民所需要支付的成本、责任以及具体举措,高高在上的联合国是没兴趣关注这些小事情的。

       联合国有关难民问题的言论,基本无视此前各个国家,包括欧美国家,在接收难民过程中已经暴露出来的各种社会问题,而继续将复杂的难民接收问题包装为一个只有廉价同情的影星就能完全看懂的个人道德-慈善问题。联合国如果真的要解决难民问题,完全有足够的资源来调配,正确的态度是真正将难民问题作为一个公共政策问题,而不是一种公关宣传材料来对待。但是,这超过了联合国,尤其是联合国大会,以及联合国秘书长的权限范围,是他们不敢、不能、不会也不愿触碰的硬骨头。

       目前,欧美媒体对难民的宣传,基于刻板印象和先入为主的模板,在这种印象和模板中,今日的难民,与20年、30年前的难民,没有任何本质区别;基于自然灾害产生的难民,与迫于人道主义军事干涉等形成的难民,没有任何区别;唯一看到的,就是已经泛滥的符号,可怜,真可怜,好可怜,然后就是期待触发泛滥的同情心。说句不中听的话,这种套路,是搞传销培训玩剩下的套路,有基本常识的就不应该上这个套。

同情心泛滥前先想一想,难民问题是怎么产生的 - 笑尘 - 行者无疆

 

同情心泛滥前先想一想,难民问题是怎么产生的 - 笑尘 - 行者无疆

        中国,作为一个崛起中的负责任的新兴大国,当然要关注包括难民问题在内的世界重大问题;但中国要给出的是负责任的解决方案,这个方案的要点,首先应该停止产生更多的难民;所以中国要做的是推动中东地区的和平进程,推动叙利亚的停火,在联合国框架下推动停止欧美发达国家对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直接/间接的支持,因为这种支持,每一秒钟都在制造新的难民。其次,中国要提出新的难民解决方案,这个方案的核心就是难民重新返回家园,联合国要做出的正确贡献,是帮助这些难民重建家园,以可持续、包容、有弹性和尊严的方式,在难民出生的家园,重新建立安全、秩序和稳定。第三,中国要提出新的难民解决方案必须要实现相关成本的合理分担,那些主动实施人道主义军事干涉,支持非政府组织搞颜色革命,直接间接造成战乱的行为体,必须因此承担更高的成本,将他们用来制造难民的军事开支转化为难民重建家园的成本,而不是去惦记那些安分守己的国家口袋里的血汗钱,才是正经的事情。

       基于上述认识,联合国应该停止、撤销在难民问题上不负责任的言论。中国大陆近期热播的电视连续剧《欢乐颂》里面有个让人很难舒适的人物,就是女主人公之一樊胜美的哥哥,联合国以及与难民问题相关的各色人等,需要避免自己变成一个这样的角色,不仅招人讨厌,还让人恶心。

 

引文来源   观察者网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