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无疆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 而我已飞过

 
 
 

日志

 
 

“三聚氰胺”受害儿童父亲索赔被判敲诈,二次再审终获无罪  

2017-04-08 00:23:33|  分类: 法治天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澎湃新闻记者 邵克     2017-04-07     来源:澎湃新闻

2017年04月08日 - 笑尘 - 行者无疆

        “三聚氰胺”受害儿童父亲郭利敲诈勒索一案,4月7日下午,广东省高院作出再审宣判,宣告郭利无罪。

       广东省高院认为,根据现有证据证明的事实评判,郭利向奶粉生产方索赔的行为性质未超出民事纠纷的范畴,不能认定构成敲诈勒索罪。原审裁判认定郭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威胁、要挟的方法,强行索取财物行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郭利告诉澎湃新闻,拿到判决结果他很平静,事情已经9年了,好在正义常在。他说接下来将申请国家赔偿。

       此前2008年的爆发“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郭利两岁多的女儿一直长期食用“美国施恩婴幼儿奶粉”,当年9月,他带女去到北京海淀区北太平庄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双肾中央集合系统内可见数个点状强回声”,这意味着孩子的肾脏功能受损。

       此后郭利多次找奶粉的销售商和施恩(广州)婴幼儿营养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施恩公司”)索赔,并向媒体曝光施恩公司三聚氰胺严重超标和他的女儿食用后造成的危害。

       郭利与施恩公司2009年6月13日达成和解协议,施恩公司补偿郭利一方40万元。次日郭利出具书面材料表示,基于问题已妥善解决,不再追诉并放弃赔偿要求。

       在拿到40万的补偿款后,郭利再次向施恩公司索赔,郭利在谈判中称:问题尚未妥善解决,并提出300万元赔偿要求。施恩公司及广东雅士利拒绝支付并于同年6月30日向警方报案。

       2010年1月,他被广东潮安县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法院认定的被敲诈对象是奶粉的生产方师恩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广东雅士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雅士利”)。法院认为,郭利再次提出的300万“赔偿款”系在不存在合法请求权的情况下,事先预谋并虚构其所有亲属对赔偿不满意等借口提出的“索赔”要求,非法占有目的明确。

       此后历经二审和再审,郭利皆被维持一审有罪判决。2014年7月,郭利刑满出狱,此后继续申诉。广东省高院于2015年5月对此案做出再审决定,并同时决定提审此案。

       2016年8月,此案二次再审开庭,检方发表意见称,郭利的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检方称,无论索赔数额多少,均是郭利在行使索赔权利,若厂家不同意其索赔数额,则属于有争议的民事法律关系。郭利索赔行为和数量不影响其目的的正当性。

       检方还表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国家鼓励和支持对损害消费者权益的一切行为进行合法监督。大众媒介有权对损害消费者的行为予以揭露。因此郭利声称的向媒体曝光厂家黑幕的手段合法合理。

 

引文来源   澎湃网

延伸阅读

“三聚氰胺”受害儿童父亲敲诈案二次再审,检方称不构成犯罪

澎湃新闻记者邵克     2016-08-09     来源:澎湃新闻

       8月8日,“三聚氰胺”受害儿童父亲郭利敲诈勒索案第二次再审在广东省高院开庭。郭利告诉澎湃新闻,庭上,检方发表意见认为,他的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此前2008年的爆发“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作为受害儿童父亲,北京人郭利开始向奶粉企业索赔

       2010年1月,他被广东潮安县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法院认定的被敲诈对象是奶粉的生产方施恩(广州)婴幼儿营养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施恩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广东雅士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雅士利”)。

       此后历经二审和再审,郭利皆被维持一审有罪判决。2014年7月,郭利刑满出狱,此后继续申诉。广东省高院于2015年5月对此案做出再审决定,并同时决定提审此案。

       三次被裁判有罪

       2008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爆发,郭利两岁多的女儿一直长期食用“美国施恩婴幼儿奶粉”,当年9月,他带女去到北京海淀区北太平庄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双肾中央集合系统内可见数个点状强回声”,这意味着孩子的肾脏功能受损。

       此后郭利多次找奶粉的销售商和施恩公司索赔,并向媒体曝光施恩公司三聚氰胺严重超标和他的女儿食用后造成的危害。

       潮安县法院一审判决书显示,郭利与施恩公司2009年6月13日达成和解协议,施恩公司补偿郭利一方40万元。次日郭利出具书面材料表示,基于问题已妥善解决,不再追诉并放弃赔偿要求。

       但在拿到40万的补偿款后,郭利再次向施恩公司索赔,郭利在谈判中称:问题尚未妥善解决,并提出300万元赔偿要求。施恩公司及广东雅士利拒绝支付并于同年6月30日向警方报案。

       潮安县法院认为,郭利再次提出的300万“赔偿款”系在不存在合法请求权的情况下,事先预谋并虚构其所有亲属对赔偿不满意等借口提出的“索赔”要求,非法占有目的明确。

       潮安县法院还认为,基于发生“问题奶粉”事件后,在社会公众及奶粉生产企业中产生并持续存在的脆弱心理,此时郭利采取将在媒体进行报道的手段,必将直接歪曲两家企业努力重建市场信用的心思,并足以损害两家公司的市场信誉,影响两家企业的正常经营,引起两家公司的惧怕。

       2010年1月,潮安法院一审判决,郭利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后郭利上诉,潮州中院于当年2月裁定维持原判。

       判决生效后,郭利被押往广东揭阳监狱服刑。郭利告诉澎湃新闻,服刑期间他拒绝认罪。郭利的释放证明书显示,他整整坐满了五年牢,服刑期间没有加减刑情况。

       2010年5月31日,广东省高院作出再审决定书,再审决定显示,广东省高院经审查认为,“此案在程序上存在不符合行事诉讼法规定的情形,确有错误”,指令潮州中院再审。潮州中院当年12月30日再次作出裁定,维持原判。

       “我没有白等这八年”

       2014年7月,郭利刑满释放,郭利和父母仍继续坚持申诉。2015年5月,广东省高院再次作出再审决定认为,“原审裁判认定被告人郭利使用威胁,要挟的方法强行索取财物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并决定提审此案。

       8月8日上午,此案在广东省高院再审开庭。郭利告诉澎湃新闻,由于经济条件等原因,此次开庭他未聘请辩护律师,全程由自己辩护,他请求法院宣告自己无罪。

       郭利称庭上,检方发表意见称,自己的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检方认为我作为消费者索赔是正当的,要多少钱、多少次都不是定案、定罪的依据”,郭利说。

       另据财新网报道,检方称,无论索赔数额多少,均是郭利在行使索赔权利,若厂家不同意其索赔数额,则属于有争议的民事法律关系。郭利索赔行为和数量不影响其目的的正当性。检方还表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国家鼓励和支持对损害消费者权益的一切行为进行合法监督。大众媒介有权对损害消费者的行为予以揭露。因此郭利声称的向媒体曝光厂家黑幕的手段合法合理。

       郭利告诉澎湃新闻,庭审时,对于检方的意见他说,“我等了八年,检方说出这样的话,我没什么好说的,我没有白等这八年”。法庭未当庭宣判。

 

引文来源     澎湃网

延伸阅读

“改判无罪”抚慰的不只是郭利

光明网评论员/光明网     2017-04-08

       2008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转眼已过去了将近十年。今年4月7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郭利敲诈勒索案再审改判无罪。郭利是三聚氰胺奶粉事件中“结石宝宝”的父亲,此前在与奶粉企业交涉赔偿问题过程中,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判有期徒刑5年。而郭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是为了受害的女儿而战,不是为钱。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中国乳业“史上最好”的涅槃,终究是听着三聚氰胺事件的警钟爬上去的。这些年,30万结石宝宝的命运关怀,和我国食品免检制的废除、《食品安全法》的施行,有着密切关系。郭利敲诈勒索案的终结,让人长长舒了一口气。那些郁结于心的天道人情,那些纷繁复杂的法理之争,终于随着“改判无罪”而烟消云散了。

       此时,我们有必要再梳理一下“郭利敲诈勒索案”的几个关键节点:

       2008年9月,部分批次施恩奶粉被认定含三聚氰胺。郭利女儿吃的,正是问题奶粉。

       2009年6月13日,公司和郭利达成和解协议,补偿40万元,郭利不再追诉并放弃赔偿要求。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2009年6月25日,北京电视台播出《一个男人,如何让施恩奶粉低头》,主角就是郭利。此后,涉事公司又与郭利联系。沟通中,郭利要求再赔300万元,对方认为这是敲诈勒索,报案后郭利被抓。

       2010年1月,广东省潮安县人民法院一审以敲诈勒索罪,判处郭利有期徒刑5年。5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因该案“在程序上存在不符合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情形,确有错误”为由,指令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然而,当年12月再审后,仍被裁定维持原判。

       《刑事诉讼法》第243条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和裁定,如果发现确有错误,有权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这是上级人民法院提起审判监督程序的法律依据。

       2015年3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案件作出再审决定,认为“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并同时决定提审此案。当年,法学界就断言:因在司法实践中,刑事案件进入再审程序的难度系数极高,能被“提审”的案件更是少之又少,且“郭利敲诈勒索案”是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改判无罪的概率令人乐观。而今,再审判决落地,印证了这个推断,亦改变了这个男人及家庭的命运。

       在消费纠纷频发、食药安全严峻的当下,“改判无罪”抚慰的不只是作为结石宝宝父亲的郭利。除此,它还明晰了消费维权和敲诈勒索的边界。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本案审判长表示,消费者可选择通过媒体对产品质量进行舆论监督的方式维权。郭利不具备实施要挟行为的条件,不足以认定构成威胁、要挟。判决书亦显示,法院认为,原审裁判认定郭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威胁、要挟的方法,强行索取财物行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根据现有证据证明的事实评判,不能认定郭利构成敲诈勒索罪。简言之,孩子权益受损,跟侵权方要钱或者议价,不过人之常情,就算为钱而战,合理合法,也不丢脸。关键是,侵权方不能拿个敲诈勒索的大帽子,反过来去逼着受害者噤若寒蝉。

       另外,它对于中国乳业质量安全,也是一种有效的警醒和督促。30万结石宝宝的不幸,是人为悲剧的代价,更是刮骨疗伤的成本,应该引起深刻反思。去年,中国奶业协会首次发布《中国奶业质量报告》。报告显示,2015年全国乳制品抽检合格率达到99.5%,三聚氰胺等违禁添加物检测合格率连续7年保持100%;生鲜乳中乳蛋白、乳脂肪两大营养成分平均值都已高于国家标准,也高于美国标准,规模养殖场生鲜乳中体细胞平均值低于欧盟限量值、菌落总数平均值低于澳大利亚限量值。卧薪尝胆的八年,中国乳业虽然小BUG不少,但终究体健貌端起来了。不过,食药安全是个动态过程,监管之责、监督之力,更须永远在路上。

       顺着这个案件思考下去,我们很容易联想到一个有意思的巧合:今年4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在山东调研时强调,刑事审判工作贯彻法治原则,坚持严格司法,依法裁判,是不能动摇的原则,是必须坚守的底线。同时要高度关注社情民意,“将个案的审判置于天理、国法、人情之中综合考量”。从聂树斌杀人强奸案到郭利敲诈勒索案,真相落地后、沉冤得雪时,舆论并未在司法纠错和国家赔偿上铺陈和演绎,反倒坚定了法治信仰、稳固了公平信念。对于大幕已启的中国司法体制改革来说,这是值得记取并深思的关键点。

 

引文来源     澎湃网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