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无疆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 而我已飞过

 
 
 

日志

 
 

青岛女驴友独闯洛克线失联9天 获救后遗憾去世  

2017-05-03 00:02:54|  分类: 户外旅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年04月30日    来源:封面新闻

青岛女驴友独闯洛克线失联9天 获救后遗憾去世 - 笑尘 - 行者无疆

 荆茜茜生活照。

       4月19日,山东青岛女驴友荆茜茜来到四川凉山州木里县,准备徒步穿越洛克线到稻城亚丁,但从4月20日起,她就一直失联。4月29日上午,受伤的她被民警和村民找到,送往医院抢救。4月30日早上,记者获悉,在野外受伤坚持了9天之后的荆茜茜,没能挺过最后一关,遗憾去世。

       31岁的荆茜茜是一名医生,爱好户外运动。她的穿越洛克线计划是,4月20日一早从木里县水洛乡嘟噜村出发,计划24日抵达亚丁。不过,从20日开始,她就一直处于失联状态。

青岛女驴友独闯洛克线失联9天 获救后遗憾去世 - 笑尘 - 行者无疆

  民警和村民将荆茜茜抬下山。

       荆茜茜失联后,木里县出动了上百人,分3条线路进山搜寻。4月29日上午10点,水洛派出所民警和当地村民,在距离白水河2小时路程的一条河沟边,找到了已经失联9天,腿部骨折且气息微弱的荆茜茜。随后,她被救下山,送上救护车,紧急赶往医院抢救。

       荆茜茜被找到的地方,距离她的出发点并不是很远。据分析,4月20日,她在出发后没走多长时间,就可能因为失足等原因,遭遇了意外。

       正当大家为找到荆茜茜松了一口气时,4月30日早上,一个不幸的消息传来:4月29日晚,荆茜茜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去世。在野外坚持生存了9天获救之后,她还是没能挺过最后一关。

       得知这个消息,参与救援的民警和村民表示,实在太过遗憾。目前,相关后续工作正在进行中。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徐湘东

       早前报道

青岛女驴友独闯洛克线失联9天 获救后遗憾去世 - 笑尘 - 行者无疆

 荆茜茜的遇险地图制图/罗乐

青岛女驴友独闯洛克线失联9天 获救后遗憾去世 - 笑尘 - 行者无疆

 荆茜茜穿越前留影。

1928年,美国探险家约瑟夫·洛克来到凉山州木里县,穿越茫茫大山和原始森林,走到甘孜州的稻城亚丁,这条路线被称为洛克线,“香格里拉”一词由此而来。洛克线沿途风景绝美,可观三怙主雪山,是中国顶级的徒步路线,吸引着众多户外爱好者。

4月19日,31岁的山东青岛女驴友荆茜茜,向洛克线发起挑战。她抵达木里县,计划独自一人徒步穿越洛克线。4月20日,她从木里县嘟噜村出发开始穿越,原计划4天后抵达亚丁,但从20日开始,她就一直处于失联状态。

荆茜茜失联后,木里县出动100多人,分三路进山搜救。

4月29日上午,好消息传来,木里县公安局水洛派出所民警和当地村民,在水洛乡白水河附近,找到了受伤且气息微弱的荆茜茜,将她救援下山。此时的她,已在野外坚持生存了9天。

失联     未请向导     女驴友独自徒步洛克线

据荆茜茜的姐夫王先生介绍,荆茜茜单身,是一名医生,也是一名户外爱好者,体能很好,有相关的野外徒步经验。

此次出发去木里之前,荆茜茜将出行计划告诉了她的姐姐和一位朋友,说徒步期间有几天没手机信号,有信号后会报平安。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洛克线是一个陌生的词,荆茜茜家人并不清楚其危险性,加之她之前有多次野外穿越的经历,家人并未加以劝阻。

4月18日,荆茜茜从北京出发,飞抵成都,乘火车前往西昌。19日,从西昌坐车前往木里;然后,从木里县城出发,抵达水洛乡,再前往嘟噜村。20日,从嘟噜村出发至水洛金矿,正式开始穿越。

结合网上攻略,她拟了一个计划行程表:4月20日出发后,当天徒步15公里,抵达满措牛场宿营(海拔4000米);21日,徒步11公里,到万花池牛场(海拔4200米);22日,徒步11公里,赶到新果牛场(海拔4270米);23日,徒步12公里,到达呷独牛场(海拔4400米);24日,走13公里,抵达终点亚丁景区(海拔3700米)。

水洛乡嘟噜村,是洛克线徒步的起点,再往前,就没有公路,也没有手机信号。

4月19日晚7点左右,嘟噜村村民次尔翁丁,在水洛乡客运站遇到了背着背包的荆茜茜。荆茜茜告诉次尔翁丁,她要去嘟噜村,准备穿越洛克线,正在等联系好的车子来接她。

当时天都快黑了,嘟噜村还很远,看到荆茜茜独自一人,次尔翁丁开车,将她免费送到目的地。车行至半路,来接荆茜茜的村民扎西的车到了,于是,荆茜茜换乘扎西的车,去了嘟噜村。当晚,荆茜茜通过微信,添加了次尔翁丁为好友。

4月20日,荆茜茜出发了,没有请向导,独自一人开始徒步。按照穿越计划,4月24日,她应当抵达亚丁了,但她一直没有与朋友和家人联系,手机一直打不通,她失联了。

次尔翁丁说,4月20日后,他再也没有收到过荆茜茜的微信,发信息也不回,其朋友圈也未更新、

搜寻     百人进山     3个搜救队三条线路搜救

此次穿越之前,荆茜茜与一名朋友相约,4月24日在亚丁碰头,但她失约了。她朋友立即联系了荆茜茜的家人,家人随后向亚丁景区报警,请求帮助。

亚丁景区救援队经过搜索,在亚丁区域内,并没有发现荆茜茜。由此判断,她仍位于木里县境内。

“我应该再劝劝她的。”对于荆茜茜的失联,次尔翁丁很后悔。当时他一直劝说荆茜茜,劝她请向导和领队,一个人单独前去很危险,但是没能劝住。

4月25日,荆茜茜失联次日,木里县公安局110接到荆茜茜家属报警,请求寻找。当地政府和警方立即启动应急联动机制,组织了3个搜救队,分3条线路进山搜救。同时,打印寻人启事公告,沿途粘贴发放。

民警调查了解到,荆茜茜是从水洛乡其拉村白水河神仙洞附近进山。

第一组救援队,由次尔旦珠带队,从其拉村呷洛组出发,途经扎和其、槽伍其到亚丁,沿途询问挖虫草的村民。

第二组救援队,由土米带队,从水洛乡政府出发,经耳泽金矿、白水河、场冰,到稻城边境。

第三组救援队,则由扎西旦珠带队,从白水河出发,途经耳泽,到耳泽牧场至稻城边境搜寻。

水洛乡政府还动员组织村组干部,以及上山挖虫草的村民,利用对讲机相互联系,展开全境搜救,参与救援的人数超过了100人。不过,洛克线沿途山高林密,没有道路,全程都没有手机信号,救援难度非常大。

与此同时,木里公安局刑侦、特巡、交警,以及旅游局等部门也随时待命,做好应急救援准备。木里县的热心网友也自发组织起来,为寻找荆茜茜提供相关帮助。

找到     躺河沟边     呼吸微弱腿部有骨折

4月27日晚,荆茜茜的姐夫王先生等家属,从山东赶到了水洛乡,配合做好救援工作。远在山东的家人,也在焦急地等待前方的消息。

到4月29日,荆茜茜失联已经9天,救援工作仍在进行。随着三组救援队伍的不断深入,搜寻面积也在逐渐扩大。

29日早上7点,木里县公安局水洛派出所所长黄利军同两名民警,以及荆茜茜的家属再次出发,前往白水河附近搜寻。

在现场,民警、家属与村干部再一次分析了地图,大家商议,准备在荆茜茜出发的附近区域,再搜索一遍,还有8名热心的村民加入了搜救队伍。

早上8点,搜救队伍进入了茂密丛林。走了大约2个小时后,来到了一条河沟边,地上的一个背包,出现在大家眼前。在背包旁边,躺在一名身穿绿色冲锋衣的女子。大家一起惊呼出声:荆茜茜!

黄利军上前查看,发现荆茜茜还有微弱的呼吸和脉搏,嘴唇还在微微颤动。经初步查看,她的腿部有骨折,面容惨白消瘦,状态非常差。

黄利军说,找到荆茜茜的地方,是一个河沟边上,很不容易被发现,谁也没想到她会走到那里去。找到她时,她的背包里还有一些干粮。

救援人员立即砍了一些树木,现场制作了一个简易的担架。大家小心翼翼地将荆茜茜抬到担架上,用棉签为她润湿嘴唇。

大家轮流抬担架,将荆茜茜往山下护送。与此同时,民警通过对讲机,通知了在乡上随时待命的两辆救护车赶来。

中午12点左右,荆茜茜被送到了山下通公路处。现场的医护人员立即为她输液、测量血压,其状态稍微有所好转。

随后,她被抬上救护车,送往医院进行紧急救治。其具体情况如何,截至今晨1点,尚无脱险的消息。

提醒     风景虽美不建议女性独自穿越

洛克线全线约90公里,海拔最低2300米,最高4800米。其中,线路大部分,是在海拔4000米以上,除了穿越茂密的森林,还要翻越多个荒芜的高山垭口,手机全程无信号。

发现荆茜茜的遇险处距离山下白水河,大约有2个小时的路程,白水河到水洛金矿也不到10公里。这说明,荆茜茜在出发后没走多长时间,就可能因为摔倒等原因,遭遇了意外。同时,此处已经偏离了洛克线的方向,也说明她可能迷了路。幸运的是,她在野外被困,坚持生存了9天后,终于等来了救援。

曾经穿越过这条线路的西昌资深驴友陈先生说,每年的4至5月、9至10月,洛克线上的绝美风景,都会吸引一大批户外爱好者前来。这条线路对技巧的要求不高,不用攀岩,但是属于中等强度徒步,有一定的危险性。穿越者需要有较多的户外经验,体能要好,且不能有高原反应。

穿越洛克线,一般需要4至5天时间,基本都是组团出发,要提前聘请当地村民当向导,还要雇马帮运送宿营装备和食物等。因全程高海拔,且无人烟,随时可能遇到突发情况,此时若没有旁人帮助,这是致命的。因此,不建议个人,尤其是女性独自穿越。

在此次失联事件之前的4月15日,水洛乡政府就发布了《对进入水洛乡境内旅游的旅客劝导书》。

《劝导书》提醒游客,因水洛乡境内景区未正式规范开发,境内森林茂密容易迷路,自然条件特别恶劣,各种保障措施也尚欠缺,此前,就发生过游客在山上遇难的事件。希望游客珍惜生命,虽然美景在前,但在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不要贸然进入未开发区域。

 

引文来源   凤凰网   凤凰资讯

延伸阅读(一)

情侣困喜马拉雅天人永隔 约定谁先死就吃其肉活下去

2017-04-29        作者:中国台湾网 王思羽

青岛女驴友独闯洛克线失联9天 获救后遗憾去世 - 笑尘 - 行者无疆

 圣岳仍表示,若再重来一次,他还是会约刘宸君来爬山,“因这是她喜欢的”。(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中国台湾网4月29日讯 台湾情侣梁圣岳和刘辰君,早前赴尼泊尔喜马拉雅山区登山,在3月9日失踪后,前天(4月26日)终于获救,男方暴瘦30公斤幸得保命,其女友却在被发现前3天捱不住去世。获救的梁圣岳4月28日在接受岛内媒体访问时透露,受困到最末期,女友刘宸君甚至主动与他生死相约:两人谁先死去,还没死的那个人,就要“吃对方的肉活下去”。

       登喜马拉雅山天人永隔 被困47天男获救女身亡

  台湾《中国时报》等媒体报道,梁圣岳与刘宸君于2月底前往尼泊尔攀爬喜马拉雅山,最后被登山客发现的时间是3月9日,之后便失联。两人的父母曾到尼泊尔寻人,男方的家人还雇佣向导、包下直升机搜寻。

  据报道,两人失踪的当天山区多处降下大雪,进而造成雪崩。两人曾一度试图退回海拔较低的河谷地区。最终,梁圣岳于4月26日纳查特河谷被寻获,但刘宸君却在被发现前3天不幸去世。

  据透露,梁圣岳被发现时意识清楚,也能说话表达,但身体虚弱,随即被送往当地医院治疗接受治疗。身体逐渐恢复后,梁圣岳于28日接受岛内媒体采访,讲述了与女友被困期间的种种遭遇,道出自己如何撑过这些天。

  梁圣岳表示,他和刘辰君于2月下旬出发登山,3月初迷路,被困期间一度想过跳下悬崖了结生命,但发现了一个山洞,两人就躲了进去。

  被困的前三周,他们吃带去的熟的马铃薯,面粉泡水吃面糊,嚼生米,维持基本的体能,“因为还有瓦斯,吃了两次熟的泡面,超开心的”。后来食物渐渐没了,就吃油,还有盐巴,“用手指沾一点盐巴,盐有很多矿物质,一天就吃两三口,配着山泉水,就够了。”

  被困近3周后,梁圣岳和刘辰君渐渐变得绝望。梁圣岳说,“我记得是3月17日,我们两个决定干脆烧炭了结好了”。可是,用山友留下的登山杖和我们的帐篷,根本就烧不起来,想想既然死不了,那就顺其自然吧。

  梁圣岳透露,女友刘宸君受困末期最绝望的时候,曾主动建议说:“如果我们谁先挂掉(死了),就吃对方的肉活下去”。不过,他当下打断女友的念头,笑称:“我们都要活下去,不然可能会为了吃对方而打起来。”后来女友先离世,媒体询问“有动过吃肉的念头吗?” 梁圣岳则表示,从来没有。

  哽咽回忆:女友去世前猛喊“爸爸、妈妈”

  经送医检查,梁圣岳体重狂掉了30公斤,当时脚上爬满蛆、头发都是虱子,就是这样活了47天。但痛心的是,女友刘宸君却在被发现前3天捱不住去世。

  梁圣岳说,受困期间,他们除了互相打气,就是放空,甚至为节省体力,两人还约好白天不要讲话。他和女友曾聊到获救后要做什么,她说回去要吃豆花。

  梁圣岳哽咽回忆,刘宸君去世那天,口中一直喊着“爸爸、妈妈、姑姑、岳岳”,后来就再也没讲话了。一开始他以为她在睡觉,快到傍晚时,努力爬过去摸她,“怎么是冰冷的”。梁圣岳说:“我开始猛摇她,想叫醒她,可是她都没反应。”

  他难过地说,原本以为天气太冷,睡一觉起来她就好了。可是天亮后,她还是没醒来!

  若再重来一次,还是会约她爬山”

  刘宸君遇难的消息传回她所就读的台湾东华大学,过去同班的王姓同学难过表示:“说好的要回来分享的啊”。自失踪消息一出,同学及朋友们纷纷至两人Facebook为他们打气,“希望他们只是暂时在遥远的雪山里”,连刘最崇拜的老师吴明益也发文协寻。

  刘宸君的同学透露,刘宸君个天性开朗、喜欢亲近自然,也很关心社会议题,跟同样爱好户外活动的男友梁圣岳一拍即合。

  梁圣岳2014年高中毕业,曾花了110天从福建骑自行车经浙江、河南、陕西、甘肃到达新疆,完成全程7700公里的壮举。梁圣岳说,自己是在骑单车横越大陆回来后,透过朋友介绍认识刘宸君,因兴趣相投,去年才开始交往。

  两人的这趟喜马拉雅山之行从上学期就规划及安排,原本预计休学一学期,在当地待4个月,不料如今却天人永隔。但梁圣岳仍表示,若再重来一次,他还是会约刘宸君来爬山,“因这是她喜欢的”。

引文来源   搜狐网   国内要闻

延伸阅读(二)

攀登大牛“瑞士机器”斯特克在努子峰坠崖身亡

2017-05-01      来源:综合    作者:中国网

青岛女驴友独闯洛克线失联9天 获救后遗憾去世 - 笑尘 - 行者无疆

 攀登大牛"瑞士机器"斯特克在努子峰坠崖身亡

  新华社加德满都4月30日电 据法新社报道,绰号“瑞士机器”的速攀选手乌里·斯特克30日在努子峰壁坠崖身亡,尼泊尔官方确认了这一消息。

  “今天早上,他在攀爬努子峰时发生了意外并失去了生命。有迹象表明他滑坠下了山崖。”尼泊尔登山者协会会长策林·谢尔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40岁的斯特克这段时间一直在珠峰适应环境,准备在5月份以一条前人从未尝试过的路线攀爬这座世界最高峰。一名尼泊尔官员称,斯特克应该是在珠峰与邻近的努子峰共同的一段山脊坠落的。

  “他在周日清晨从距二号营地1000米的高度滑坠,其他攀登珠峰的登山者们看到了他并向外界申请救援。”尼泊尔旅游部门主管迪内希·巴特拉伊表示。

  作为世界上最优秀的速攀选手之一,斯特克热爱险峻的路线以及不使用绳子及其他保护设施的徒手攀登。他曾两度荣膺登山界的奥斯卡奖——金冰镐奖。他只花费了28个小时就在没有瓶装氧气的情况下成为第一个独自征服海拔8091米的安纳布尔纳峰的人。

 

引文来源   搜狐网   国际要闻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