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无疆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 而我已飞过

 
 
 

日志

 
 

致命“换乘”——还原南京南站横跨股道悲剧  

2017-04-19 00:20:48|  分类: 社会扫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南方周末实习生 李倩      2017-04-13 

致命“换乘”——还原南京南站横跨股道悲剧 - 笑尘 - 行者无疆

 杨尧的生命终点止于21站台与22站台之间的股道。(柴会群/图)

为了赶上D3026次动车,持次日当次车票的杨尧没有出站,而是选择直接“跨越”股道,横跨站台换乘。未料,他还是没能赶上这趟动车。

这是一次血的教训。杨尧之死让人无比痛心,但也提醒所有乘客务必遵守现行规则,不可抄近路、走捷径,更不能违规换乘。

27岁的无人机“飞手”杨尧未能掌控自己的命运。他在横越站台、试图赶上一班原本可能错过的动车时,被卡在车体与站台之间。民警、医生和消防人员迅速赶到,但最终未能挽回其生命。

相关视频很快上传到网上,杨尧横越动车股道的行为受到公众谴责,可做出如此反常举动的动机却一直成谜。

根据当天行程,杨尧需要在南京南站中转换乘。不巧的是,他乘坐的那趟动车晚点了15分钟。

订票记录显示,杨尧在出事当天订了三张火车票,其中一张与卡住他的那辆动车车次吻合,但时间却后延一天。

现场

2017年3月26日下午,在南京南站21站台候车时,摄影师周先生用自己的单反相机拍摄到一起罕见的铁路交通事故:

15:43,D3026次动车从东向西驶入站内,站台立柱后突然闪出一个背包的男子,他迅速横穿股道,试图爬上1.26米高的21站台,但刚爬了一半,即被驶来的D3026次动车夹住……

“我一看,前面有个影子正在爬站台,我就赶快紧急制动。”D3026次动车司机事发当晚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警方证实了他的说法,现场有旅客也听到了刹车声音。

但已经来不及。D3026次的时速虽然不过30公里,当时距离男子仅十多米,“也就两秒钟的时间,他一下没上来……”一名民警事后对杨鑫说。

杨鑫是视频中男子的妹妹。事发至今,她一直不愿相信视频中的男子就是她的哥哥杨尧。

动车停下后,杨尧下半身被挤在车体与站台之间的缝隙中。周先生所拍摄的视频显示,杨尧被撞时面向站台,但在动车停稳后,杨尧却变为背对站台。这表明他被动车撞击和拖行过程中身体发生旋转。

事发后二十余分钟赶到现场的南京南站派出所副所长侍亚洲告诉南方周末记者,D3026/7是车体最宽的一款动车,列车与站台之间仅有10厘米。“车速已经很慢,只是撞击的话不一定会死,”侍亚洲说,“坏就坏在(发生)挤压。”

杨尧并没有当场死亡。他甚至还能用双手撑在站台上。接报后赶到的一位陈姓民警扶着他的上半身,“当时他的求生欲望很强的,想多撑一会,特别是讲到父母的时候,”陈警官对杨鑫说,“他可能也没想到自己会撑不住。”

据侍亚洲介绍,这种情况是南京南站建站6年来第一次遇到。事发之后,民警、120医护人员和消防队员均及时赶到,当时甚至想到并提出了切割高铁的方案,但因情况复杂未予实施。

“能用的办法都用了,”陈警官对杨鑫说,“没有人想放弃。”

事发十余天后,在南京南站21号站台,南方周末记者仍可以看到事故发生的痕迹:杨尧被撞击处的站台侧面有些凹陷,凹陷处与杨尧最终被卡的位置约有10米,其间仍残留有杨尧的血迹。

当天16:38,事发54分钟之后,现场医护人员宣布杨尧死亡。17:50,经消防人员破拆站台,杨尧的遗体从被挤压处移出。

致命“换乘”——还原南京南站横跨股道悲剧 - 笑尘 - 行者无疆

站台新安置地砖处,系杨尧被卡的位置。(柴会群/图) 

兄妹

3月26日晚上接到南京火车站安全科科员朱军的电话时,杨尧的父亲杨本波起初以为遇到了骗子。仅仅在一天前,杨本波还收到杨尧寄给奶奶的两箱钙奶,并跟他通了个电话。

但“骗子”并没有提钱,这又让杨本波感到疑惑,他随后打电话给杨鑫。杨鑫上网很快搜出了那个视频,她一下就认出了出事者是哥哥杨尧。

就在一天前,兄妹俩还在无锡见面。“当时哥哥很开心。”杨鑫说。

CF0009工作号牌显示,27岁的杨尧是苏州创飞智能科技公司(以下简称“创飞公司”)技术部的一名“飞手”。“飞手”是无人机驾驶员的专用名。杨鑫说,哥哥大学毕业之后一直钻研无人机。“他说全国精通这个行业的就一百人,他是这一百个人中的一个。”

杨尧2016年11月1日才入职创飞公司。他被公司派至湖北黄冈一职业学院做无人机培训老师,很少回苏州总部。杨鑫说,事发前三天,杨尧告诉她要去上海,顺便去无锡看她。兄妹俩上次见面还是一年零三个月前。

3月25日,杨鑫在无锡接待了哥哥。杨鑫说,她本想让杨尧在无锡住一晚,第二天从无锡回黄冈。但杨尧说得回趟公司取东西。之后从苏州回黄冈。杨鑫给杨尧买了当晚无锡回苏州的火车票。

创飞公司的一位员工确认,杨尧3月25日晚上回到了公司,并在公司宿舍住了一晚。“他还问我有没有发工资,说没钱用了,”杨尧的这位同事说,“我和他开玩笑说,学校那边不是每天有伙食补贴嘛,可以跟学校要。”

杨鑫说,杨尧当时的确手头拮据,之前还向她借过钱。他在创飞公司的工资也并不高。哥哥曾告诉她,看中这份工作,主要是因为空余时间较多,方便他备考MBA。

3月26日下午,事发前不到一个小时,兄妹俩最后一次通微信。杨鑫问杨尧“几点的车去黄冈”,还建议哥哥“下趟回来的时候多玩两天”。

14:50。杨尧最后一次回微信给杨鑫:“中午走的,快到南京了”,并嘱妹妹早点结婚买房。此后再无回应。

当时,杨尧正在苏州到南京南的G7248次高铁上。杨鑫当时并不知道,杨尧没能买到苏州直达汉口的火车,他或许想通过在南京南站换乘赶上开往汉口的D3026次列车。他必须当天抵达。因为第二天是周一,他在黄冈的学校那边还有四节课。

行程

购票信息显示,3月26日上午11点,在公司总部住了一晚后,杨尧通过手机(或互联网)先后买了三张当天的火车票。不过,和杨尧跳下站台的动机成谜一样,这三张票也一度令他家人迷惑不解。

第一张票是G7248次苏州站至南京南站,开点是3月26日13:52,到点是15:18。

第二张票是D3026次南京南站至汉口站,到达南京南站时间是3月27日15:34,开点是3月27日15:38,到达汉口站的时间是18:58。

第三张票是D5911次武汉站至黄冈站,开点是3月26日19:53。

根据上述购票信息,家人认为杨尧的计划行程是:先从苏州站到南京南站,再从南京南站转乘动车到汉口站,接着从汉口乘地铁到武汉站,再从武汉站乘车去黄冈。

但是,既然如此,杨尧为何要购买一张第二天也就是3月27日南京到汉口的车票?另一个疑问是,发自上海的D3026次动车,本身也在苏州站停靠,杨尧为何不直接在苏州乘这趟车,而是多此一举地乘G7248次再到南京南站换乘D3026次?

在善后处理过程中,南京站安全科罗科长曾对家属提出他的看法:“(杨尧)11点钟要买下午这趟车(D3026次)买不到了,他是有意识地买第二天的票,想(在当天)坐这趟车的。”

南方周末记者通过12306购票系统查询发现,D3026次苏州到汉口的车票确难以买到,从南京到汉口的车票则相对好买一些。假设两趟车均准点到达,G7248与D3026抵达南京的时间相差20分钟。罗科长认为,如果杨尧有当天的票,肯定通过正常途径赶上D3026,“不需要做(横越股道)这种傻事”。

G7248次高铁原定15:18到达,但实际到达时间是15:33(停稳),晚点了15分钟。这意味着,如果D3026次动车准点到达,杨尧将错过这趟车——他不可能在5分钟内完成换乘。这样的话,他或将也能避开即将到来的厄运。

但是,D3026次动车同样也晚点了。它的实际到达时间是15:43——比预定时间晚了9分钟。

这意味着,杨尧有14分钟的时间或许可以赶上D3026次,虽然那张票还是第二天的。

南方周末记者在南京南站发现,G7248次在南京南站停靠位置是23号站台,D3026停靠位置则是21站台。23站台与22站台共用一个站台平面,但与21站台相隔两条火车股道。股道距离站台的高度在1.2米到1.3米之间。站在22站台上,可以看到对面21站台的车次信息。

据侍亚洲介绍,南京南站的所有28个站台共有3个出站区,分别是1—9站台;10—21站台;22—28站台。而21站台与22站台之间恰好是封闭的。

也就是说,杨尧从G7248下车后,如果从出站口下楼,将无法去到相邻的21站台,虽然两者有两道玻璃门之隔。南京南站一位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道门平常都是封闭的,只有在应急时才会打开。他只能先出站,然后再排队检票、过安检。这样即便D3026晚点,他也将很难在14分钟之内赶上。

不过,南京南站也有站内便捷换乘通道。如果想节省时间,杨尧也可以按照站内标识走便捷换乘通道。不过,杨尧是否知晓站内有便捷通道也成一个疑问。南京南站派出所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杨尧以前没有在南京南站中转换乘的记录。

不过,正如罗科长对杨鑫所说,走便捷通道的前提,是杨尧必须持有当天的D3026次车票。否则,他将无法通过到21站台的检票口。

“他的目的性很强,知道正常途径走不通,所以走非正常途径。”罗科长说。在他看来,杨尧买次日车票的目的也是凭此想赶当天的D3026次。

但杨鑫认为,哥哥那天很可能是不小心买错了车票。

杨尧的12306购票记录显示,13:43,在G7248次从苏州站开车前9分钟,杨尧从售票机上取走了当天的苏州到南京南和武汉到黄冈的车票,但惟独没有取3月27日那张南京南到汉口的车票。

据杨鑫男友介绍,他们在站方播放的一段监控视频中发现,杨尧从G7248次下车到23站台之后,径直走向出站口,并乘下行扶梯出站。但是,不知何故,大约过了30秒钟后,杨尧又步行楼梯返回到出站口。

杨鑫男友说,杨尧在出站口处停留了大约两分钟,其间左顾右盼,显得心神不定。此时,23站台又驶来一趟动车,杨尧的身影随下车旅客一起脱离监控镜头,消失在人群当中。

教训

杨尧事件发生后,警方调查后很快排除刑事案件可能,认为是一起“铁道交通事故”。南京站火车站党办祖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有关方面就此成立了调查组,事故调查报告尚未发布。

事发次日,南京站(南京南站的上级单位)与其家人就善后问题进行沟通。站方认为,杨尧违反有关法律法规,对事故发生负有全部责任。但站方从人道主义角度,可以补偿丧葬费等。补偿的上限是七万元,这已是“按江苏省的最高标准”,“尽我们最大的努力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抢越铁路属违法行为,对于违反者处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罚款。另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铁路法》规定,在铁路线路上行走所造成的人身伤亡,属受害人自身原因造成。铁路运输企业不承担赔偿责任。

杨尧家人提出,杨尧的行为既然违法违规,“为什么没有人及时制止?”

但对此,许多网友都认为杨尧之死虽然令人痛心,但他作为成年人,有独立行为能力,违规换乘实不应该。

据周先生所拍的视频显示,在杨尧被动车撞倒后,该站台两名铁路工作人员迅速向事发方向赶去。据祖涛介绍,杨尧从出站口再返回到22站台时,正好有一趟列车赶来,该站台的两名工作人员背对21站台方向接车,当时没有注意到杨尧。

根据事发当晚南京南站官方微博所发布的“情况说明”。杨尧当时系“突然从对面22号站台跳下”。不过,在乘客周先生所拍摄的视频中,仅记录了杨尧抢越股道的瞬间,未记录其“跳下”站台的场景。

杨尧家人一度质疑,杨尧未必是跳下站台,也可能是不慎掉下或被人挤下站台。但站方代表认为,若掉下去应往原地爬,不可能穿越股道。

在杨尧家人多次提出后,站方同意为其播放监控录像。

3月30日,杨鑫在微博上公开发声,质疑站方存在管理上的疏忽。“今天是我哥哥掉下去了,明天又会是谁呢?”但杨鑫并未得到网民们的支持。多数人认为错在杨尧,有网友认为他换乘的目的是为了“逃票”,但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杨尧存在逃票行为。而且,现实生活中确有乘客因赶时间,又遇上无票时,持下一趟或次日车次的票上车的情况。

日前,杨尧家人已经向南京铁路运输法院提起诉讼。其代理律师李全龙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法院已经受理,被告分别是上海铁路局和南京站。

对于家属提出的杨尧究竟是“跳下”还是“掉下”站台的问题,侍亚洲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没有记录下杨尧跳下站台的瞬间,但结合其他证据材料,可以认定杨尧是跳下站台。

4月7日,侍亚洲向南方周末记者播放了一段据说是D3026次的行车记录仪的翻拍视频。视频中显示,D3026次驶至站内倒数第三根立柱时,可以看到左侧有一背包男子,再驶过一个立柱后,可以看到背包男子做了一个下蹲、前倾的动作,之后出现在股道中。

杨尧究竟为什么要跳下站台?侍亚洲说,由于没有随行同伴,真相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引文来源   南方周末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