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无疆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 而我已飞过

 
 
 

日志

 
 

“常州毒地”公益诉讼倒贴189万,合适吗?  

2017-01-26 18:31:59|  分类: 焦点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州毒地”公益诉讼倒贴189万,合适吗? - 笑尘 - 行者无疆

 图片来源      搜狐网 《常州毒地建校调查:疑为土壤修复工程滞后 施工不当所致》

2017年01月26日 星期四 新京报     于平(媒体人)

  在有污染确实存在的事实之上,还让环保组织“倒贴”189万,这是否妥帖?如果说这个费用是“依法”收取,那么具体数字是怎么算出来的,常州中院也理当给民众一个交代。

  2017年1月25日上午,“常州毒地”公益诉讼案宣判,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提起诉讼的两个环保公益组织败诉,并承担189.18万元的案件受理费。

  “毒地”事件,备受关注。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专项督导组、环保部和江苏省政府调查组、国家卫计委和江苏省卫计委医疗卫生专家组等曾介入调查。2016年8月26日,经过三个多月的调查,调查组发布了调查结果,指出常隆地块前期修复过程中确实存在问题。事后,常州市新北区副区长陆平等10名责任人员被问责。

  在有污染确实存在的事实之上,还让环保组织“倒贴”189万,这是否妥帖?如果说这个费用是“依法”收取的,那么具体数字又是怎么算出来的,常州中院理当给民众一个交代,不妨公开说明,以打消民众的疑虑。

  民众为何对这个数字感到诧异,一个重要原因是,在诉讼费收取上,法院具有很大自由裁量权,就算标的很高,法院也可以酌情进行减免。

  此前媒体就报道过,贵州贵阳公众环境教育中心起诉3家陶瓷企业排污影响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原告败诉却不用缴纳诉讼费。原来,贵阳中院出台的《关于进一步推进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审判工作的意见》中规定,在审理民事公益诉讼案时,当原告胜诉时,诉讼费由败诉方承担;原告败诉时,免除原告的诉讼费用。

  同样是环境公益诉讼,贵阳这家名不见经传的环保组织获得了法院的“优待”;而在常州,两家环保组织却要缴纳不菲的案件受理费,此判决恐难以令人信服。

  笔者认为,环境公益诉讼天价受理费现象,再次暴露出环境公益诉讼的制度缺失。例如,环保部《污染地块土壤环境管理办法》提出,环境保护主管部门鼓励和支持社会组织,对造成土壤污染、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依法提起环境公益诉讼。

  遗憾的是,具体对于公益诉讼的操作,各方面都支持不够,公益组织不仅诉讼成本高昂,从立案、举证到鉴定,都面临种种掣肘。给公益诉讼进一步松绑,已经不能再等了。

 

引文来源  新京报   时事评论

延伸阅读

“常州毒地”公益诉讼一审被驳回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7-01-26     本刊记者 习楠/文 王小/编辑

“常州毒地”公益诉讼倒贴189万,合适吗? - 笑尘 - 行者无疆

        “常州毒地”显然比“常州外国语学校环境事件”更能唤起人们对土壤污染的心悸。

       2015年12月开始,刚刚搬进新校区3个多月的常州外国语学校学生们,不同程度地出现了皮肤过敏、咳嗽、流鼻血、呕吐、口腔溃疡等不良反应。与学校一路之隔约26万平方米的地块,彼时正在进行土壤修复施工,家长们因此怀疑“毒地”是引发孩子们身体不适的原因。紧随其后的是一场轩然大波,“毒地”,几乎成了常州的代名词。

       关于“常州毒地”最新的消息是,一场针对造成该地块污染状况的三家公司而提起的公益诉讼,一审败诉。

       审理此案的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此裁决的理由是,“案涉地块环境污染损害修复工作已由常州市新北区政府依法组织开展”,“两原告提起本案公益诉讼维护社会环境公共利益的诉讼目的已在逐步实现”。

       随之而来的是一笔巨额案件受理费。该案一审判决书称,“两原告主张由三被告承担律师费、差旅费等相关费用,本院不予支持”,两原告将承担逾189万元的案件受理费。

       这是中国第一起针对土壤污染问题的公益诉讼。

       因当地政府开展了土壤污染修复工作,故驳回针对三家公司的诉讼请求,“这在法理和逻辑上是有问题的。”自然之友法律与政策倡导总监葛枫对《财经》记者表示。

       自然之友和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是这起公益诉讼的原告方。

       与常州外国语学校新校区一路之隔约26万平方米的“毒地”,是此案三被告——江苏常隆化工有限公司、常州市常宇化工有限公司、江苏华达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原厂址的所在地。

       两家环保组织在起诉书中称,三被告在生产经营及对危险废物管理过程中,严重污染了该地块及周边环境后撤离,但却未对其进行修复处理,提出了判令三被告消除危险或赔偿环境修复费用、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

       针对此案,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环境修复中心主任陈同斌对《财经》记者表示,此案涉及的土壤污染修复工作,“如果在土地收储前没有将土地修复责任转移给土地受让方,则修复责任仍以污染企业为主,地方政府负有监管责任”。

       至于堪称“天价”的受理费,葛枫表示,“这个数额是按照普通的民事诉讼案的计算方法得出的。”

       此案未来发展方向尚未可知,但可以确定的是,环保组织将提起上诉。

       但是时间紧迫。递交上诉状需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即2月9日之前,春节假期恰好被包含在这十五日之内。

       “尽管时间紧,但我们觉得,对于一审判决来说,一些具体的事实和关系需要进一步理清,包括费用方面等问题也存在很大的讨论空间,今年是土壤污染的立法之年,关于土壤污染修复过程中的一些问题,可以通过这个案子继续理清楚。” 自然之友总干事张伯驹对《财经》记者表示。

       他透露,上诉计划和相关材料的准备工作,已经于1月25日一审宣判当天启动。

       陈同斌认为,“这是首例因土壤污染问题而引发的公益诉讼,对土壤污染防治法的立法可能会产生一定影响,对今后类似案例有示范效果。”

 

引文来源     财经网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