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无疆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 而我已飞过

 
 
 

日志

 
 

昭陵“二骏”,中国等你回家  

2017-01-18 00:36:44|  分类: 时事纵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01-13      来源:观察者网     文/李东尧     原标题《陕西昭陵博物馆发文呼吁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还我“二骏”》

       在中国浩如繁星般的古代文物中,盛唐时期的“昭陵六骏”当属顶级的石刻艺术精品。

      “昭陵六骏”指六匹骏马的浮雕石刻,分别为“什伐赤”、“白蹄乌”、“特勒骠”、“青骓”、“飒露紫”,“拳毛騧(guā)”。其是唐太宗李世民为纪念战功将自己征战所骑战马雕于石上,马的图案是唐代著名画家阎立本所绘。

昭陵“二骏”,中国等你回家 - 笑尘 - 行者无疆

 陈列在西安碑林博物馆的“昭陵六骏”,其中“飒露紫”,“拳毛騧”为复制品

       然而,“六骏”中的“二骏”——“飒露紫”和“拳毛騧”自战乱不断的上世纪初被盗卖海外至今,已历一个世纪。“飒露紫”和“拳毛騧”现存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考古与人类学博物馆,另“四骏”存于陕西西安碑林博物馆。

昭陵“二骏”,中国等你回家 - 笑尘 - 行者无疆

现存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的“飒露紫”

昭陵“二骏”,中国等你回家 - 笑尘 - 行者无疆

 现存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的“拳毛騧”

       “昭陵六骏”是中国古代历史文化的结晶,对中国人有着特殊的情感。日前,陕西省昭陵博物馆(观察者网注:位于陕西省咸阳礼泉县境内,唐太宗李世民陵墓所在地)公开发布题为《昭陵“二骏”,中国等你回家》的文章。

       文章引用当今国际文化遗产返还问题中的道德原则,阐述了现藏于美国的昭陵“二骏”返还中国的合理性方案。

       文章提到,民国三年(1914年)六月十三日由袁世凯总统颁布的总统令《严禁私自售运古物令》指出,“凡国家之所留贻,社会之所珍护,非第供考古之研究,实关于国粹之保存……其京外商民如有嗜利私售情事,尤应严重取缔,并由各地方官实行禁止,以防散佚。”昭陵“二骏”在没有政府批准的情况下,是不得进行出口交易的。即使明知这一点,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还是持放任的态度购买“二骏”。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在2001年,发表在香港《东方》杂志上的一篇题为《太宗皇帝和他的六匹战马》的文章中提到了“二骏”是如何被运出国,又是如何被藏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而这篇文章的作者的身份正是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工作者周秀琴女士。

       据了解,该“二骏”正是在上世纪初经著名文物贩子卢芹斋之手以12.5万美元的价格倒卖给宾大博物馆,并未经过政府批准。

       另外,文章援引的《国际博物馆协会职业道德准则》指出,“博物馆不应该以购买方式征集那些凡管理机构有理由认为其发现涉及古迹、考古遗址的非科学性发掘、蓄意破坏或损坏。

       观察者网注意到,当年“二骏”在被运往美国的过程中,恰恰是被打碎装箱运往美国的,这完全属于非科学性发掘与蓄意破坏。

       另外在藏品处置的条款中提到,以博物馆如果占有了可被证明为违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禁示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的原则而进出口或转让的一件物品。或者,如果原有国要求返还并证明它属该国文化财产的一部分,如果法律允许的话,该博物馆应该以负责的态度采取步骤,协助将该物品返还原有国。

昭陵“二骏”,中国等你回家 - 笑尘 - 行者无疆

 1907年拍摄的“昭陵六骏”

       昭陵博物馆文章认为,极为珍贵的文物,只有在其原本的环境中,才能最大限度的体现出其在历史、文化以及艺术等方面的价值,从而更好的传播。

昭陵“二骏”,中国等你回家 - 笑尘 - 行者无疆

 中国考古专家曾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图书馆现场测量(图中为“飒露紫”)

       据了解,近代以来,包括辛亥革命元老、著名书法家于右任、著名物理学家杨振宁、著名考古学家石兴邦等诸位各界人士都曾为了“昭陵六骏”的“团聚”而奔走。

       参观“昭陵”的游客都会发现,地处陕西礼泉的“昭陵”北面司马道祭坛东西两侧,陈列着六块骏马青石浮雕石刻复制品,然而却与原物相比明显有别且雕刻粗糙简单。

昭陵“二骏”,中国等你回家 - 笑尘 - 行者无疆

 昭陵的石刻复制品

       近年来,不论官方还是民间都在为追回流失海外的国宝级文物而努力。

       陈文平认为,作为上世纪初流失海外的国宝级文物,“飒露紫”和“拳毛騧”追索过程中所面临的法律和操作障碍反映了中国在追索历史上流失海外文物所面临的困境。

       另外值得一提还有另一件国宝级文物——“唐鸿胪井碑”,2014年8月,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曾通过时任日本驻华大使致函日本天皇和日本政府,要求日本归还于1908年从中国掠走的“唐鸿胪井碑”,这也成为我国民间首次向日本皇室追逃文物,然而至今一直并未有实质性进展。

       据了解,“唐鸿胪井碑”是唐代石碑刻,该石碑纠正了某些外国学者认为渤海国(我国东北地区)是与唐王朝完全对等的独立国家的错误观点,是一千三百年前大唐盛世时期,我国领土统一和民族融合的重要物证,现藏日本皇宫内。

昭陵“二骏”,中国等你回家 - 笑尘 - 行者无疆

 现存日本皇宫的“唐鸿胪井碑”

       2011年有中国学者致函日本皇宫询问“唐鸿胪井碑”的安危,而日本皇宫也只是回函确认无恙。这也成为百年来,日本皇宫首次就“唐鸿胪井碑”现状予以公开回应。

       除了流失美国的昭陵“二骏”、流失日本的“唐鸿胪井碑”外,还有不计其数的我国国宝级文物流失海外,目前,在追讨流失文物的路上中国仍面临着许多困境。

       陕西省昭陵博物馆发布的题为《昭陵“二骏”,中国等你回家》文章全文如下:

       昭陵六骏以其精湛的石刻技艺和背后唐太宗与心爱战马的事迹闻名中外,属我国国家级保护文物,这足以说明其在中国文物界的重要地位。昭陵六骏的艺术价值无可估量,代表了唐朝最为顶级的雕刻技术,如此精妙和生动的艺术手法,令当今的研究者和艺术家都惊叹不已。

       所以,根据当今国际文化遗产返还问题中的道德原则,我们认为,将现藏于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的昭陵“二骏”返还中国是最合理的方案。

       《国际博物馆协会职业道德准则》对相关问题做出了具体的规定。博物馆藏品之征集第二款的“非法物品之征集”,即“针对公共及私人藏品的非法物品交易怂恿了对历史遗址、地方民族文化的破坏,怂恿了国内国际的盗窃,并与国家及国际遗产保护精神背道而驰。博物馆应认识到市场与源地之间的关系,以及经常将物品拿到市场倒卖的破坏性,并须认识到以任何方式,无论直接还是间接支持此类非法交易都是极不道德的。博物馆不应以购买、赠送、馈赠及交换的方式征集任何物品,除非向管理机构及负责官员证明其能够正当获得有关标本或物品的所有权,尤其证明其从原有国/或原合法拥有之中间国(包括博物馆本身所在国)征集或进口此类标本或物品并没有违反该国法律。就出土物品而言,除上述保护规定之外,博物馆不应该以购买方式征集那些凡管理机构或负责官员有理由认为其发现涉及古迹、考古遗址的非科学性发掘、蓄意破坏或损坏,或涉及未向该土地所有者、占有者、相应的立法或政府当局做出说明的出土物品。”藏品处置第四款的“文化财产之返还与归还”,即“以博物馆如果占有了可被证明为违反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关于禁示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的原则而进出口或转让的一件物品。或者,如果原有国要求返还并证明它属该国文化财产的一部分,如果法律允许的话,该博物馆应该以负责的态度采取步骤,协助将该物品返还原有国。在文化财产返还原有国的情况下,博物馆应本着开诚布公的态度,以科学与专业原则为依据(在政治或政府一级参与之前)准备开展对话,探讨拟定双边或多边合作计划的可能性。”

       在美国法律中,“盗窃不转移所有权”一直是普通法律中的一项重要原则。在1969年“门泽尔诉李斯特案”中,法院认为纳粹组织对文化财产的盗窃行为不能转移所有权,被盗文化财产应返还原所有人。1989年“塞浦路斯东正教会诉戈德伯格案”中,法院同样判决原属于塞浦路斯东正教会的被劫掠文化财产应当返还。

       这两个判例都说明了,对被盗文化财产的转移、进出口和交易,并不能改变文化财产的所有权;而且,文化财产的购买者应当尽最大的善意,尽可能对文化财产的产地、来源和交易情况进行核实。

       同时,我们发现美国博物馆界正在通过伦理守则规范收藏行为,加强对文化财产原产国和原所有人quan利的保护。比如,美国博物馆协会《博物馆伦理守则》规定,博物馆必须“合法、无法律负担地”持有收藏品;美国博物馆协会所颁布的《考古材料与古代艺术品获取指南》中明确指出,对于1970年之前收藏的艺术品,除非能够证明是通过“适当的现代手段”发现的,否则博物馆不得收藏。博物馆应以尊重和努力的态度解决和处理对于文物和考古材料所有权的争端。无论是基于伦理还是法律上的考虑,都应按个别情况商议处理。博物馆亦应设法通过自愿商议或第三方介入的方式解决索赔问题。显然,美国的所有博物馆都应遵守美国博物馆协会所颁布的上述要求。

        据此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不应该以购买的方式征集六骏中的“二骏”,并且“二骏”是被破坏后运出我国,破坏程度已相当严重,外观残破分裂,很明显是非科学性发掘,涉及到蓄意破坏和损坏。根据民国三年(1914年)六月十三日由袁世凯总统颁布的总统令《严禁私自售运古物令》,“凡国家之所留贻,社会之所珍护,非第供考古之研究,实关于国粹之保存……其京外商民如有嗜利私售情事,尤应严重取缔,并由各地方官实行禁止,以防散佚。”昭陵二骏在没有政府批准的情况下,是不得进行出口交易的。而即使明知这一点,宾大博物馆还是持放任的态度购买“二骏”。据此,我们可以要求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与我方探讨拟定双边合作计划的可能性,以促成六骏的统一。

       昭陵六骏顾名思义是有六骏在其中,共同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完整的作品。完整性并不只是指单件作品的自身完整,也包括组合作品的统一完整,即组合作品其中缺一不可。而昭陵六骏现今有“二骏”流失海外,所以严格意义上说,昭陵六骏是处于一种不完整的状态,即从某种角度来说,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收藏的“二骏”的行为是破坏了昭陵六骏文物的整体完整性。昭陵六骏是我国的珍贵文物,现有四骏保存在西安碑林博物馆。我们认为,极为珍贵的文物,只有在其原本的环境中,才能最大限度的体现出其在历史、文化以及艺术等方面的价值,从而更好的传播。如果昭陵二骏回归原产地,昭陵六骏的完整性将得以恢复,有助于人们对它们进行更好地理解、欣赏、研究。如果二骏处于远离昭陵、远离其他唐朝历史遗迹、远离中国文化的费城,那么观赏它们的历史与艺术爱好者、研究它们的学者,如何能充分地理解它们背后的那些历史事件、军事组织、丧葬文化、艺术风格、民族关系、政治制度等历史信息呢?唐朝时期中国人的文化、信仰,仍然鲜明地体现在当今的中国人身上与中国社会之中,如果昭陵六骏能够在中国“团圆”,那对于全世界唐朝历史与文化的爱好者与研究者来说,都是一件极其幸运的事。

       中国社会的开放程度,尤其是文化事业的开放程度,足可以保证昭陵二骏得到全世界的充分研究,以及历史与艺术爱好者的欣赏。这一点同样得到《文物保护法》、《博物馆条例》一系列相关法律法规的保障。

       所以,无论从何种角度来说,我们都有理由要求宾夕法尼亚博物馆归还流失在外的“二骏”。

       近代以来,国人对“昭陵六骏”非常关注,尤其是陕西人,对“昭陵六骏”有着深厚的情节。辛亥革命的元老、陕西三原人于右任老先生,就对“昭陵六骏”特别关注,早年他曾多次在昭陵观摩“昭陵六骏”。大陆解放后,身在台湾的他曾多次奔走,极力想促成“昭陵六骏”的团聚。杨振宁先生也曾建议美国政府让“昭陵六骏”回到中国团聚,可惜他的建议未被采纳。但国人对“六骏”尤其是流失海外“二骏”的关注从来没有间断。2001年10月28日,国家邮政局发行《昭陵六骏》特种邮票一套,并在昭陵北司马门遗址举行盛大的发行仪式。2010年5月7日,我省三位专家经过一年多的筹备,终于启程美国,对“昭陵二骏”进行修复保护工作,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高度赞赏。近年来,国人争取让“二骏”回归的呼声越来越高。美国华侨陈宪忠先生、西安美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程征先生、礼泉籍“昭陵六骏”研究专家罗宏才先生等,均致力于二骏的回归事宜。

       昭陵六骏既是中国自身历史文化的凝结,也代表了亚洲多民族悠久的交流历史。宾夕法尼亚大学一直致力于全球文化遗产的保护,我们希望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可以同中国方面就这个问题达成一致,继续为全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保护做出更大的贡献。

       昭陵“二骏”,中国等你回家,等待“昭陵六骏”的早日团聚。

 

引文来源    观察者网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