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无疆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 而我已飞过

 
 
 

日志

 
 

谁建了纸糊的廉租房  

2016-10-29 20:53:48|  分类: 焦点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10-29  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

       廉租房,是“住有所居”的民生保障。10月28日上午,部分媒体报道了陕西府谷县一廉租房项目耗资近亿,地基却下沉1.2米,入住遥遥无期。住房城乡建设部高度重视,要求陕西住建厅、榆林市立即调查处理,尽快解决问题,切实改善有关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的居住条件,依法依规追究相关责任主体的责任,并及时公开调查处理结果。同时,组成工作组紧急赶赴陕西督促处理。

       民心房,活生生成了闹心房。

       之所以闹心,看起来是质量问题,背后无非还是责权和利益暗流汹涌的症结。2012年11月1日,府谷县人民政府网以《我县109户城镇困难家庭入住首批廉租住房》为题,报道了不少居民在选房仪式上“圆多年新房梦”这一大喜事。但实际上,这些人并未能住进廉租房,而是继续蜗居在违章建筑、活动板房或地下室内。热闹的选房仪式结束了,他们至今没走进纸条上的家。

       下面的这些细节,尤其耐人寻味:当地经济适用住房廉租住房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墙上的宣传资料显示,牛家沟廉租房项目总投资5800万元,现已完成投资7680万元。该工程于2011年10月竣工,现具备入住条件。而实际情况是,109户人家均未能入住。2012年一场大雨,牛家沟廉租房小区地基下沉;2013年房屋维修后一直闲置;今年7月又下一场大雨,地基再次下沉。“2013年底之前全部入住”的计划,再次泡汤。于是问题就来了:第一,财政投资数千万的廉租房项目,明明成了“纸糊的”,何以还在墙上公示的时候涂脂抹粉?中看不中住的房子,徒具观赏意义?第二,第一次地基下沉,甄别过肇因没有?财政掏腰包修复的时候,有没有“痛感”、曾不曾问责?第三,修复过后的房子,雨一浇就再次“遁地”,这是病入膏肓还是修复失败?最值得问问的,当然还是下面这个问题:若不是媒体介入,这事儿,就愣是没人管没人问?从中央到地方,各层级的《廉租住房保障资金管理办法》等规矩也不少,为什么还是管不住一再下沉的廉租房?

       好在,既然住建部启动紧急程序,以上疑问的水落石出,相信就只是个时间问题。

       真正叫人纠结的是:为什么廉租房这样的好政策,到了少数地方之后,就成了唐僧肉?数月前,审计署公告了2015年保障性安居工程跟踪审计结果。此后,全国多地政府也披露了关于2015年保障性住房的审计结果。多地审计结果暴露了保障性住房建设的三大共性问题:十几万套建成的保障性住房“空置”,数以百亿元建设资金被闲置,数以万计的人员骗取保障房资格。眼下看来,缺点配套设施还算是“轻量级”的问题,在质量底线上“长袖善舞”才当真叫人气绝。

       从住有所居到住有宜居,地方部门要走的路还很长远。毫无疑问,廉租房建设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在基尼系数让人不淡定、楼市涨跌叫人不省心的当下,这一环,关涉万家灯火,关系万民冷暖。其实,公众也许不仅关心这种“纸糊的廉租房”究竟是怎么建起来的、更关心这种“纸糊的廉租房”是怎么交代过去的——前者对应着廉租房建设的执行力,后者对应着廉租房审计的监管力。

       眼下来看,仅靠审计部门例行审计或者媒体监督概率性举报,是远远不够的。廉租房上的花样和猫腻,还得靠质量监管与责任追究的程序正义来“斗法”。六中全会闭幕了,党内监督也更上一台阶了。那么,不妨顺着这些“纸糊的廉租房”去顺藤摸瓜,看看这背后究竟隐喻着多少纸糊的权力作为。

 

引文来源 光明网 时评

延伸阅读

陕西府谷一廉租房小区耗资近亿,新楼下沉1.2米无法入住

2016-10-28   刘思维/北京时间   (原题为《陕西府谷一廉租房小区耗资近亿 楼房下沉达1.2米》)

谁建了纸糊的廉租房 - 笑尘 - 行者无疆

 牛家沟廉租房小区是陕西省安居工程的项目之一。  本文图片均来自 北京时间

       四年了,刘玉琴的新家依然停留在那张“抽房条”上。

       如果顺利的话,她本该住在陕西府谷县牛家沟廉租房小区的新楼房里。但现在,她和家人仍挤在狭小的出租房内,成为109户“等房客”中的一份子。

       2012年11月1日,府谷县人民政府网以《我县109户城镇困难家庭入住首批廉租住房》为题,报道了刘玉琴等人在选房仪式上“圆多年新房梦”这一大喜事。但实际上,这些人并未能住进廉租房,而是继续蜗居在违章建筑、活动板房或地下室内。

      “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调查得知,在“等房客”等待的这四年里,牛家沟廉租房小区经历地基下沉、维修、再下沉、再维修两个轮回,耗资已超9000万。

       但又一个寒冬将至,“等房客”入住新房却依然遥遥无期。

谁建了纸糊的廉租房 - 笑尘 - 行者无疆

 工人在楼房周围挖了深沟进行维修。

   纸条上的新家

       刘玉琴至今忘不了当初的喜悦心情。

       2012年10月27日,刘玉琴接到了“府谷县廉租住房实物配租准入通知书”,通知里称他们家已取得选房资格,房源为牛家沟廉租住房,需在10月31日到指定地点选房。

       这张薄薄的纸,她盼了两年。

       刘玉琴的“老汉”(当地方言对于丈夫的称呼)身患重病,失去工作能力。早些年,他们一直住在违章搭建的活动板房,后来两口子租了一个门市部,一间屋子用隔断分割成两个区域,前面做点小生意,隔断后面住着刘玉琴一家。

       十几平米的隔断间里,放着一张上下铺,上铺住着孩子,下铺住着夫妇俩。其余的空间刚好够放下一个煤气罐,一家四口吃饭睡觉都在这里。两个孩子都在上学,一家四口靠着低保和门市部的盈利过活,加起来一月还不到1000元。

       从2008年起,陕西省府谷县开始分期分批建设保障性住房,逐步解决城镇低收入家庭住房困难。并且,据媒体报道府谷县把这项民生工程做得十分出色。

谁建了纸糊的廉租房 - 笑尘 - 行者无疆

 2012年,新华社报道时配发的新闻图:牛家沟新区廉租房小区内一景。

       据新华社2012年8月报道:“在2011年度保障性住房建设综合考评中,府谷县被评为陕西省十佳。”

       这篇标题为《保障房建设如火如荼》的报道称“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一户户城镇低收入家庭乔迁新居,府谷县的保障房建设进行得如火如荼。”

       刘玉琴一家的生活也因此出现转机,2010年,居委会通知她可以申请保障房。一直梦想有一个宽敞、固定住所的刘玉琴几乎申请了每一期的保障房。考虑到他们家没有还贷的能力,居委会没有批经济适用房,只上报了廉租房申请。

       拿到选房通知的时候,刘玉琴觉得“新家”就在眼前了。

       据府谷县政府的网站介绍,牛家沟廉租住房建设项目位于新区牛家沟,占地面积37亩,建设规模为3万平方米,共408套。整个工程项目建筑高度六层,砖混结构,建筑密度16.4%,绿化率达到31%,容积率0.987。而第一批分配的廉租住房共有109套。

       2012年10月31日,109名住户前往府谷县政府多功能厅参加“第一批廉租住房公开选房仪式”。

       府谷县政府官网上一篇标题为《我县109户城镇困难家庭入住首批廉租住房》的新闻稿写道:“在县纪检委、公证处、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政风行风评议员的全程监督下,109户符合条件的城镇低收入家庭通过抽取选房顺序券、房号券,最终获得廉租住房,圆了他们多年来的新房梦。”

       但刘玉琴及多位参加仪式的住户向“北京时间”证实,仪式只是“抽条子”选了房,没有给钥匙,也没有向住户说明每月房租,“只说会低于市面上租房的价格”。

   新楼下沉1.2米

       热闹的选房仪式结束,刘玉琴们至今没走进纸条上的家。

       府谷县经济适用住房廉租住房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墙上的宣传资料显示,牛家沟廉租房项目总投资5800万元,现已完成投资7680万元。该工程于2011年10月竣工,现具备入住条件。

       而据当地一名公务人员介绍,实际情况是,目前,109户人家均未能入住。因为2012年一场大雨就让牛家沟廉租房小区的楼房地基开始下沉;2013年房屋维修后一直闲置;今年7月又下一场大雨,地基再次下沉。

       府谷县住房保障中心一付姓主任也向“北京时间”证实,牛家沟廉租房计划在2013年底之前全部入住,但目前为止无一户入住。

       10月18日,“北京时间”来到位于府谷新区牛家沟廉租房小区发现,小区正在施工,门口有人看守,禁止外人入内。

      “这房子基础做得太差。”工地一管理人员向“北京时间”透露,该小区7栋楼房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地基下沉问题。其中4号楼是最严重的,下沉了1.2米。2号楼的左基点和右基点水平差达到40厘米。

       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张君了解房屋状况后表示,地基下沉1.2米,意味着一层的一半已经沉到地下。正常情况下,左右基点水平差应该是零,相差40厘米则房体倾斜肉眼可见。情况非常严重,但房子究竟是不是危房,会不会倒塌还要经过现场的观察才能判定。

       张君猜测,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可能是基础做的差,地基下土壤过于松散,含水量高。

       工地施工人员证实了这一说法:“地基都已经进去水了,土挖出来,用手一攥跟橡皮泥一样。”

       工地管理人员介绍,工人们现在正在挖开地面铺设管道,同时,把地基内浸水的砂土掏出来,打上钢筋扶正墙体,再填进混凝土。

       府谷县政府网站上“府谷县牛家沟廉租房小区排洪工程中标公示”显示,府谷县牛家沟廉租房小区排洪工程于2015年7月2日在府谷县建设工程招标投标交易中心公开招标,N1标段三中标候选人的中标价476万左右,N2标段三候选人的中标价均在496万左右。

       但知情人士透露,2012年和2016年两次维修分别投了1000万,“2015年7月这个招标公告其实是第一次维修后补的”。

       这意味着,截至目前,财政一共为牛家沟廉租房小区花了9000余万元。

       入住依然遥遥无期

       但“等房客”们最关心的不是房子有没有危险,而是何时能够住进去。

      “我们这种情况,只想能有个能过冬的地方,哪里管得了房子会不会倒?”牛晓兰,“等房客”中的一员。这几天,她明显感觉到独自居住的活动板房更冷了,在里面待一会脚就开始发凉。天气越冷,她等房的信念就越强烈。

       前一阵,“等房客”们去府谷县经济适用住房廉租住房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询问,收到的回复是:今年年底前一定可以搬进去。

       牛晓兰有了一丝期待,如果今年能够搬进新房,上大学的儿子放寒假就不必和自己一起挨冻了。

       刘玉琴后来又听到消息,政府可能要把廉租房出售,原先已经选完房的109户可优先购房。

      “我们都在等着,看价钱吧,如果卖个三五万我们就买下来,总算有个住处。价钱再高我们也买不起。”刘玉琴说。

       工地一管理人员的说法却打破了“等房客”们的期待,“工程进度太慢,年底之前干完就不错了。你干完了没人敢承担这个责任给你签字,大家就都拖着。你看吧,修好了还得往下沉。”

       根据府谷县工程建设领域项目信息公开网站上的公开信息,牛家沟廉租房项目的建设单位为府谷县经济适用房廉租房办,设计单位为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施工单位为榆林市通达路桥公司,监理单位为府谷科源监理公司。

      “北京时间”发现,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并无榆林市通达路桥公司。另外一个名为榆林通达路桥建筑有限公司已注销,此前,该公司曾承接过保障房项目。“北京时间”还致电榆林通达路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询问是否为牛家沟廉租房项目的建设单位,项目安置部一工作人员称他们需要到现场进行调查,有了调查结果之后才能进行回复。

       此外,该项目的监理单位府谷科源监理公司也已吊销。

      “北京时间”连续致电设计单位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党办,对方称“汇报领导再回复”但之后便没了下文。

      “这是县委县政府的决策。” 府谷住房保障中心一主任对“109户居民未入住”做出解释:“2013年雨季洪水灾害将地下管网损毁。还有就是地形的原因,牛家沟三面环山,廉租房的建房地点是‘开山造地’的成果,把山挖平之后那个地方很不安全。”

       据西部网2012年报道:府谷举全县之力,集全民之智,在巩固省级卫生县城创建成果的基础上,不断加大投资力度,开山造地,开发出府谷新区,拉大了城市框架。

       对于等房客们何时能搬进新房的诉求,这位主任称,“这个不是我一家说了算的,说不好。”

      (刘玉琴、牛晓兰均为化名)

 

引文来源 澎湃网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