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无疆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 而我已飞过

 
 
 

日志

 
 

往事历历:刘宾雁当年是如何走出国门的  

2016-10-22 00:09:36|  分类: 历史回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03-12    作者:甄城(作家)

往事历历:刘宾雁当年是如何走出国门的 - 笑尘 - 行者无疆

       1987年1月23日央视晚间《新闻联播》播发了一条震惊全国的新闻:时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主席团委员、理事;人民日报编委、高级记者、著名报告文学作家刘宾雁被开除党籍,与刘宾雁同时被开除党籍的另外二人,一个是老作家王若望,一个是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方励之。这三个人都是因为“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而被清除出党。此前,他们在不同领域都曾有过不俗的表现,民望甚高。尤其是刘宾雁,当年他采写的一篇报告文学《人妖之间》在《人民文学》发表之后,又经很多报刊、电台转载转播,顿时在全国产生了轰动效应,一时间洛阳纸贵,刘宾雁成了老少妇孺尽人皆知的大作家。1984年年末召开的第四届中国作家协会全国代表大会,由于实行了差额选举,主席团完全由代表自主投票产生,刘宾雁以仅次于巴金的第二高得票率当选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民望之高由此可见一斑。殊料,仅仅过了三年多时间,他就以“资产阶级自由化代表人物”被开除了党籍。因此,CCTV的这条新闻,同样在全国产生了轰动效应,街谈巷议中都会听到刘宾雁的大名。

       除了国内,海外对刘宾雁的关注度也相当高。就在CCTV的新闻播出几个小时之后,合众社、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就纷纷发出了各自的声音。外电在评述刘宾雁被开除党籍时,虽然措词不同,内容却大同小异,以“百度百科”收集的电讯为例:

      【合众国际社北京一月二十四日电】(记者罗纳德·雷德蒙德)一个专门暴露社会主义阴暗面的新闻记者,今天在一场反对资产阶级思想的日益猛烈的运动中,成为被清洗出中国共产党的第三个知名的知识分子。官方的新华通讯社说,《人民日报》记者刘宾雁因“诋毁”共产党“堕落”、攻击马克思主义“过时”而被开除出党。一位西方外交官说,刘擅长写“暴露社会主义阴暗面、而不是美化社会主义的文章”。 

      【美联社北京一月二十四日电】(记者罗婉莉)官方的新华通讯社今天宣布,记者刘宾雁因诬蔑共产党、攻击马克思主义而被开除党籍。今天宣布的决定谴责刘宾雁严重违反了尊重事实和全面核对事实的新闻工作纪律,还说,他的一些报道甚至编造事实攻击党,给不明真相的读者造成思想混乱。 

      【路透社北京一月二十四日电】(记者黎国建)新华通讯社报道’中国共产党今天将记者刘宾雁开除出党,因为他反对党的领导。新华社说,他“鼓吹资产阶级自由化”——这个字眼是这里用来谴责西方政治思想的。

      【法新社北京一月二十四日电】据此间报道’记者刘宾雁因为在文章和讲演中写了和说了违反中国宪法和党纪的东西而被开除出中国共产党。据报道,《人民日报》社机关纪律检查委员会说,刘宾雁在他的文章和讲演中批评了中国宪法中的四项基本原则。刘宾雁是在中国共产党开展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加强对意识形态控制的时候被开除出党的。

       外电如何评论当年的那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以及如何评价刘宾雁都不去管它,本文只想说明一件事——刘宾雁当年是如何走出国门的。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据刘宾雁当年亲口对我讲,美国哈佛大学早在1987年前就向他发出了赴美进修讲学的邀请,由于事务缠身,他曾一推再推,一直未能成行。当他被开除党籍之后,由于生存环境的急剧恶化,这才下决心赴美,而美方的邀请也一直没有过期。然而,当他向人民日报和中国作协提出申请时,都遭到了婉拒,理由是即使批准了他的申请,公安部也不会放他走出国门。

       从体制上讲,当时代表政府把守文化人出国关的最终批准权并不在上述两个单位,而是在中央文化部的外事委员会。于是,刘宾雁便想到了我。他在打给我的电话中说:“小甄,你看看这件事能不能帮个忙,跟文化部主管部门的领导说说,请他们网开一面。”由于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当年我进人民日报社工作还是他引荐的,我当即应道:“好,我试试看,你等我的消息吧。”随后,我就把电话打给了曾经与我一起共过事的原文化部部长助理高运甲,他当时还是部党组成员,正好分管文化部外事委员会的日常工作。

       高运甲在电话中听我陈述了刘宾雁的出国请求一事之后,毫不客气地回绝说:“小甄,这个事你不要插手,刘宾雁是什么情况你不是不知道,人家躲还躲不及呢,你反倒往前凑。别弄不好给自己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我不慌不忙地对他说:“运甲,你的好意我理解,谢谢你!但是,我想来想去觉得这个忙还是要帮,理由很简单,中国是法制国家,一切有法管着。刘宾雁虽然被开除了党籍,不是党员了,但他还是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人民日报记者,至少,他还是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在他没有被宣布因为触犯了法律而被逮捕前,一个普通公民应该享有的合法权利,刘宾雁同样应该享有。你们没有理由不批准他的出国申请。”

       高运甲说:“你说的不错,但是,刘宾雁被开除党籍的事现在家喻户晓,不比一般的人。他的名气这么大,又是上了新闻联播的,你想想看,即便是我同意他出国,外事委的同志们也不愿意管他的事。再说了,即使文化部在他的出国申请表上盖了章,签了同意两个字,到了公安部那里也通不过,人家肯定是不会放他走的。”

       我说:“刘宾雁只是触犯了党纪,党把他开除出党就是对他的处分,这件事也仅限于党内,他还不是一个触犯了国法的罪犯,党纪归党纪,国法归国法,刘宾雁被开除党籍还不能因此就牵扯到国法。中国毕竟是一个法制国家嘛。文化部只要按照正常的部委分工和国家相关法律办事,就是履行了自己应尽的职责,到了公安部那里,他们不批就是他们的事了,反正你们是在依法办事。我看那些另外的担忧可以先不去管它。你批了又能怎么样,难道今日中国还能跟文革那会儿一样了不成?”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高运甲还能说什么呢?他在电话里沉吟了片刻,然后语气迟缓而低沉地对我说:“这件事你让我想想——”停顿了一下,他才再次提高声调明确地回答说:“这样吧,小甄,我把刘宾雁出国讲学的事拿到部党组会上议一下,如果部党组没意见,我这儿保证放行。” 

       我说:“好,有你这个态度就够了。”

       挂断高运甲的电话,我又接通了刘宾雁的电话,我对他说:“老刘,我刚跟高运甲通了电话,你就耐心地等消息吧。”刘宾雁一听此话,顿时在电话里连连道谢,连声音都有些哽咽。他感慨万端地说:“小甄,你知道这些日子我是怎么过来的吗?自从被公开开除党籍之后,很多老熟人、老朋友,过去好得甚至都可以称兄道弟的人,一听我出事了,都躲得远远的,就连迎面撞上了都要故意低下头匆匆离去。唉——”,刘宾雁在电话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又拉家常似的唠唠叨叨地跟我说了很多他出事后的感想,让我记得最深的一句话是:“别看我以前被打过右派,也被开除出党了,但我心中始终没有放弃过对党的信任,也从没有恨过这个党。我们这个党能够从1921年走到现在,经受了多少挫折和磨难,还不是一次又一次挺过来了。我对党的忠诚过去没有变,现在没变,将来也不会变。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再次被恢复党籍,因为我们党具有强大的自身纠错能力,我坚信会有这么一天的。”

       这次通话没过多久,刘宾雁就主动给我打来电话,欣喜地告诉我:“小甄,我的出国申请被文化部批准了。原以为,到了公安部那里会遇到多大的麻烦。没想到,人家一看文化部的大红印章,二话没说,立刻当着我的面在我的申请表上加盖了公安部的大章。我出国的事没问题了。”

       我当即在电话里祝贺他:“好哇,这件事总算办成了。祝贺你!”刘宾雁除了千恩万谢,还表示他出国讲学后,一定会回到祖国来的。”

       1988年3月,刘宾雁悄悄启程去了美国。临走前,他匆匆给我打了个告别电话,语气中有几分兴奋,也有几分失落。他说:“小甄,这次出国我谁也没告诉,也没那个必要了。我的家人送我到机场,你多保重。再见了,兄弟!”

       谁知,转过年来,一场声势浩大的“政治风波”席卷神州大地,很多人都因此而改变了命运,刘宾雁也因此而改变了初衷。“百度百科”如今公开的资料证实:刘宾雁“1989年6月,宣布在海外开始流亡生活,7月去巴黎。”

       由于刘宾雁在海外公开表示了他的“政治流亡”立场,1989年11月,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做出决议,取消他的中国作家协会会籍,并撤消他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等职。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没什么话可讲。

       2000年9月,我随邓朴方去美国访问时,特意找了我国驻美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了解刘宾雁的在美情况,并且得知他住在距纽约200多公里的一座乡村别墅里。由于有了他的联系方式,我们一行在抵达纽约并下榻在曼哈顿的一座五星级宾馆后,我立即给刘宾雁的家中打去了电话。电话一通,恰巧就是刘宾雁本人接的电话。他的声音还像当年那样充满了磁性,高亢而明亮,但仔细听去,话音中还是能听出些微苍老。他一上来就听出了我的声音,张口就叫出了“小甄”,然后又抱歉地对我说:“我家离你那里有200多公里,太远了,我也不会开车,否则,我就赶过去看你了。”我告诉了他我在纽约的行程,由于时间太紧,我也不能去他家探望,他对此表示充分的理解。我说“我们能在电话里聊聊,就可以了。”他在电话里向我介绍了他的现状,说他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精力也不够了,但还是能够写文章,手头正在写一本书……

       我在纽约住了三个晚上,跟刘宾雁也通了三次电话,每次都听他说些往事。他真诚地对我说:“我已经七十多快八十了,老了,什么都不想了,就想落叶归根,早日回国。”他还告诉我,女儿刘小雁还在国内,儿子刘大洪随母亲一起来的美国,现在也有了小孙子。生活上没有任何问题,就是想家乡,想你们这些国内的老朋友。

       对此,我无言以对,只能在电话里默默地听他诉说。那个略嫌苍老的声音迄今还在耳边回响。谁知,五年后,他就与世长辞了。在纽约的通话竟成了我们之间最后的交谈。但是,这件往事值得一提的最大价值就在于,刘宾雁当年能够顺利走出国门,实在是得益于正在日益加快的中国法制化进程,没有这一特定的时代背景,结果就完全可能是另外一回事了。

       往事历历,有些事是不吐不快的。这也是我写这篇博客文章的真实目的。

       刘宾雁留给后人的一句话是:“很多中国人为我的不幸感到悲哀和惋惜。我本人呢,却觉得是一件幸事。……我从生活中得到的东西,远远超出我所付出或我所失去的东西。那些被认为比我幸运得多的人,他们的墓志铭上是不能刻上这一行字的:‘长眠于此的这个中国人,曾作了他应该做的事,说了他应该说的话。’(此话源自百度百科)

                                              

                                                                                                                           ——作家甄城

 

刘宾雁简介   

来源:百度百科

       刘宾雁(1925年2月7日~2005年),吉林长春人。著名作家、记者。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人民日报社记者。1956年,发表《在桥梁工地上》、《本报内部消息》,首开中国暴露文学之先河,引起巨大社会反响。改革开放以来,写作了大量尖锐揭露社会黑暗的文学作品。其中《第二种忠诚》、《人妖之间》等,成为那一时代中国纪实文学的经典之作。刘宾雁因此成为家传户晓的中国作家。

往事历历:刘宾雁当年是如何走出国门的 - 笑尘 - 行者无疆

       刘宾雁家境贫寒,少年几度辍学。早年受俄罗斯文学人道主义思想影响,追求社会正义,投身于革命。1943年,读高中时参加地下抗日斗争。1944年加入共产党。1946年起,先后在哈尔滨、沈阳等地从事教育和青年团工作。自学掌握了俄语,开始翻译《真理的故事》等苏联文学作品。1951年,调北京《中国青年报》任记者、编辑。1955年,到兰州黄河大桥工地采访,写成报告文学《在桥梁工地上》,随后又发表报告文学《本报内部消息》和评论《道是无情却有情》,从此在文坛引起广泛注意。1957年,被定为右派下放劳动。 1961年~1969年,回《中国青年报》国际资料组工作。1969年~1977年,下放干校劳动。1978年,调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后调至《人民日报》社。1979年,发表报告文学《人妖之间》,引起更多注意。1984年12月~1987年,担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1985年,刘宾雁在《开拓》创刊号上发表了报告文学《第二种忠诚》,同年在《文汇月刊》上发表了《我的日记》,1986年10月又在《报告文学》上发表了《未完成的埋葬》。1987年1月23日,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中,刘宾雁被中共《人民日报》机关纪律检查委员会开除出中国共产党。1988年3月,应邀去美国哈佛大学进修讲学。1989年6月,宣布在海外开始流亡生活,7月去巴黎。1989年11月,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做出决议,取消他的中国作家协会会籍,并撤消他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主席团委员和理事等职。2003年,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亚洲英雄”,并称为“无所畏惧”、“不可腐蚀”的中国的良心。2005年初,病逝,终年80岁。

主要成就

人妖之间《人民文学》1979年第9期,1977—1980年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

一个人和他的影子《十月》1980年第6期

艰难的起飞

《人民日报》1981年1月3日;1981—1982年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

关东奇人传

《文汇月刊》1984年第3期1983—1984年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

没有上银幕的故事《人民日报》1986年8月7日;1985—1986年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

出版论著

《在桥梁工地上》1956年,作家出版社

《本报内部消息》工人出版社

《刘宾雁报告文学选》1957年四川人民出版社;1980年北京出版社

《文学和文学家的故事》(合著)1981年,香港广角镜出版社

《艰难的起飞》1981年,湖南人民出版社

《一个女大学生的足迹》1982年, 四川人民出版社

《因为我爱》1984年,工人出版社

《刘宾雁论文学与生活》1984年4月,人民文学出版社

《告诉你一个秘密:刘宾雁报告文学近作》1985年, 作家出版社

《我的日记》1986年,湖南人民出版社

《关东奇人传》1986年,上海文艺出版社

《刘宾雁自选集》1988年9月,中国文联出版社

翻译书目 

真理的故事(话剧)苏联  M·阿丽格尔 中南新华书店1950年  

苏联少年先锋队的工作(论文)

苏联   安德列夫等 青年出版社1950年  

在西北利亚某地(话剧) 苏联  伊林娜·伊吾什尼科娃 东北新华书店1950年  

苏联列宁共青团团史[23]  苏联 列宁共青团中央委员会宣传鼓动部编,青年出版社1950年  

一个青年团小组[24]  苏联  B·柯热维娜 青年出版社1952年  

小雪花[25]  苏联   维·柳化莫娃 青年出版社   1952年  

红领巾(话剧) 苏联   谢·米哈尔柯夫 上海少儿   1954年  

苏联戏剧创作发展的几个问题(论文) 苏联  何·法捷耶夫等 人文  1954年  

论马雅可夫斯基诗作的思想性和技巧(论文)

苏联   彼尔卓夫 作家出版社 1955年  

在中等水平上 苏联   A·卡里宁 作家出版社   1956年  

1976~1990年世界经济的主要趋向  匈牙利  姆·希毛伊领导的研究组编著 人文1978年  

论美和艺术(专论)[28]  苏联  波斯彼洛夫 上海译文出版社 1981年

发表文章

《在桥梁工地上》,《人民文学》,1956年04期

《本报内部消息》,《人民文学》,1956年10期

《“不需要的荣誉”》,《读书》,1956年10期

《作家与读者》,《人民文学》,1957年01期[29]

《文学要议政、议经、议文》,《上海文学》,1979年01期

《人民,只有人民……》,《社会科学辑刊》,1979年02期

《关于“写阴暗面”和“干预生活”》,《上海文学》,1979年03期[30]

《人是目的,人是中心——对在作协代表大会上发言的补充》,《文学评论》,1979年06期

《人妖之间》,《人民文学》,1979年09期

《关于<人妖之间>答读者问》,《人民文学》,1980年01期

《路子还可以更宽些》,《文艺研究》,1980年04期

《从<人妖之间>引起的》,《人民文学》,1980年12期

《路漫漫其修远兮……》,《人民文学》,1981年01期

《不应忘记的历史》,《电影艺术》,1981年02期

《风雨昭昭》,《人民文学》,1981年06期

《闪闪发光的<金子>》,《剧本》,1981年06期

《应是龙腾虎跃时》,《当代》,1982年05期

《因为我爱……——记朱伯儒》,《当代》,1983年03期[31]

《我的感想》,《当代》,1983年06期

《荆棘与鲜花》,《文学评论》,1985年01期[32]

《生活在催迫作家》,《文艺研究》,1985年01期

《犹闻秦钟汉鼓声》,《中国作家》,1985年02期

《灵魂中发生的变革》,《今日中国》,1985年02期

《重大变化的结果——作协第四次代表大会纪事》,《群言》,1985年01期

《三十七层楼上的中国》,《上海文学》,1986年08期[33]

《关于川剧<潘金莲>,和它引起的一点联想》,《中国戏剧》,1986年08期

《天职》,《上海文学》,1988年08期

《关于一次无效采访的报告》,《上海文学》,1988年12期[34]  

 

往事历历:刘宾雁当年是如何走出国门的 - 笑尘 - 行者无疆

 刘大洪在父亲刘宾雁安葬仪式上的发言    

 来源:人人网

       各位前辈、各位朋友、各位亲人:

       感谢大家这么冷的天来参加父亲的葬礼,送父亲走完最后的一程。

       父亲是1925年生人,2005年在美国病逝。五年后的今天,父亲终于归葬故土。父亲回到了这片土地上,但是他一生为之奋斗的社会公义并没有在这块土地上得到彰显。30多年前,父亲曾经向全社会敲响过警惕贪腐的钟声;十几年前,父亲远隔大洋,在流亡地又不止一次地警示中国拉美化的危险。这些警告都不幸言中,在这个国家的现实生活中被不断验证。

       父亲在生前曾经说过,希望将来在他的墓上,能够写上这么一段话:“长眠于此的这个中国人,做了他应该做的事,说了他应该说的话”。但是今天我们眼前的这块碑却无字。这块无字的石头刚好丈量出这个国家与当代文明社会的距离。我相信,后人们终有一天会读到父亲的这段话,也会听到这块石头背后的故事。

       今天是冬至。冬至是中国人安葬、扫墓、祭祖和怀念先人的日子。让我们纪念他,纪念他拒绝权贵的盛筵,选择了站在良心和人民一边;纪念他一生艰难坎坷,不懈地与黑暗斗争,为受压迫和受欺凌的人们呐喊。今天是冬至。冬至是一年中寒夜最长的一天。让我们纪念他,让他的信念温暖我们的信念。

 

引文来源 新浪网   作家甄城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