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无疆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 而我已飞过

 
 
 

日志

 
 

违法处罚依据别再是一句“相关规定”  

2016-07-03 17:56:50|  分类: 焦点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新京报  · 2016-07-02

  备受关注的“王娜娜被顶替上大学事件”,又有了新进展。因周口市政府公开的调查报告中,未涉及王娜娜申请公开的“被处分的九人涉及的具体违法违纪行为以及处罚依据”等问题,王娜娜向河南省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

  日前,河南省政府回应,责令周口市对王娜娜的信息公开申请依法作出答复。省政府认为周口市政府有义务区分不同情况逐一予以答复,后者已经履行政府信息公开职责的说法没有证据。

  公共事件当事人申请公开处理违法违纪者涉及的具体相关行为及处罚依据,这种情况比较少见;上级政府责令下级政府答复公民这种申请,也不多见。正因如此,此事引发广泛的舆情反响。很多人认为,该案例具有标本意义,它至少说明:对公职人员违法违纪问题,不管是相关部门认定其违法违纪的结论依据,还是处罚的制度依据,当事人及社会公众拥有知情权。

  一直以来,一些地方和部门在对待公职人员违法违纪具体行为、处分依据等问题上,或多或少表现出“讳莫如深”的态度,描述、公布违法违纪问题,往往是含糊其辞,一带而过;处理依据,更是高度模糊、简化,比如“根据相关规定”。警告、记过、免职,依据的是“相关规定”;不处分,只作通报,也是依据“相关规定”;免职后复出,或处分期间升职,又都是“符合相关规定”。“相关规定”成了“万能依据”。

  拿王娜娜事件为例,周口市政府的调查报告中,既没详细交代调查主体,即联合调查组由哪些部门单位组成,也没公布被处理的9个人到底所犯何事。语焉不详的调查结果,显然无法满足公众的监督诉求:调查主体是否权威,处理是否罚当其过,也少了明晰参照。正因如此,才会招致大面积质疑,也才会导致上级责令限时公开。

  平心而论,我们很难说,周口市政府在王娜娜事件上丝毫未尽到信息公开义务,比如对被处分者名单、处罚措施等情况都有公开。问题是,在这类重大舆情事件上,“过于吝啬”的公开无论在舆情应对层面上,还是充分履行信息公开职责上,都难言尽到本分。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明确,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政府信息都应当公开。这就需要将那些公众关心的、非涉机密的信息悉数公开。不能是公众想知道“由点及面”的多重信息,有关方面却只披露“一点”。或许某些地方处理违纪违法行为确实是“依纪依法”,可究竟依的是什么纪什么法,也该说清楚,而不能总让公众自个猜。

  得看到,在政务能见度日益提升、透明政府建设日趋健全的当下,很多地方在包括违纪违法行为处理在内的信息公开上,正呈现进步之势。

  可信息公开,不能“浅尝辄止”,特别是当下,不能止于“有”,还应注重“精细”,跟公众多方位的知情诉求形成积极呼应。此次王娜娜事件的意义就在于,无论是当事人还是有关上级政府部门,都形成了对信息更彻底公开的倒逼力量,而不是被“相关规定”这样的“万能依据”所搪塞。这对今后类似公共事件调查结果的信息披露程度、层次,也是种镜鉴。

 

引文来源 新京报 社论

延伸阅读

冒名上大学调查结果非得“上级责令”才公开?

崔士鑫/“人民日报评论”微信公号   2016-07-01

       “人民日报评论”微信公号7月1日消息,备受关注的河南“冒名上大学”事件,又有最新进展。

违法处罚依据别再是一句“相关规定” - 笑尘 - 行者无疆

 河南“冒名上大学”事件“主人翁”王娜娜。

       据报道,因周口市政府公开的调查报告中,没有涉及当事人王娜娜申请公开的两方面内容,即“被处分的9人各有什么违法违纪行为、处罚依据是什么;联合调查组由哪些部门单位组成、合法性依据又是什么”,王娜娜向省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日前,河南省政府做出答复,责令周口市对王娜娜的信息公开申请依法作出答复。

       按说要公布一起事件的调查结果,谁去调查的,处理了谁,为什么处理,都属于基本信息。公众看到调查主体是否权威,处理是否罚当其过,才会信服。但周口市公布的调查报告,不仅调查主体没有详细交代,其中处理的9个人,也只是说给了什么处分。具体他们做了什么事、犯了哪一条,一概只字未提。没有真正解决问题、举一反三查漏补缺的诚意,难免招致质疑,导致“上级责令”限时公开。

       有人说,这一回市政府的上级发话了,他们必须得老老实实公开了。有可能,但也不可过于乐观。当初市政府“打死也不说”,肯定有“不说”的隐情。或者是调查不到位,或者是处理太草率,甚至高举轻放,有包庇情节,因为所有人都只有处分,没有免职。既然第一次公布调查结果,都可以避重就轻,焉知对“上级责令”公开,就没有可能答非所问?因此,对这“上级责令”公开的效果,人们只能拭目以待。

       即使上级的话真管用,市政府按要求公开了,追问也不应停止。为什么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已实施多年的今天,公众想要依法获得正常、基本的政府信息,还要绕这么大弯子,非要上级政府发话不可?对政府信息公开时明显的敷衍塞责、失语失职,除了行政手段,法律本身能否让政府部门“开口”?

       情况并不乐观。根据现行条例,对政府信息公开,只规定了“监督和保障”,而不是“监督与处罚”。尽管提到了“工作考核制度”“社会评议制度”“责任追究制度”,且有违反条例“情节严重的”,要对直接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的条款,甚至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管的恐怕只是不准擅自公开。对“不依法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的”,还没有听说谁受了处分甚至被追究刑事责任。上级责令答复,恐怕还得看下级政府会不会“给面子”。

       高考是事关公平、民众关切的大事。信息公开,则事关政府公信力、依法行政水平,意义也不小。类似“冒名上大学”调查公开不彻底,对党和政府威信伤害是多方面的。因此我们不但要关注上级政府的责令公开是否管用,还要由此关注目前政府信息公开存在的问题。不但要关注法规条例本身存在的“宽松软”问题,还要关注如何在法规执行中让已有的“考核”“评议”“责任追究”制度落实到位,走向“严紧硬”。

       作为一级地方人民政府,要取信于民,在政府信息公开问题上,还是要多一份真心实意。正所谓“不忘初心”,政府手中的权力来自人民,人民群众是“最高的上级”。他们要问政,你怎么能问而不答或答非所问?在纪念建党95周年的日子里,真该这样敲敲警钟。

 

引文来源 澎湃网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