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无疆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 而我已飞过

 
 
 

日志

 
 

老外眼中的“中国式驾驶”  

2016-06-10 13:11:49|  分类: 社会扫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外眼中的“中国式驾驶” - 笑尘 - 行者无疆

 图片来源 网络 自配

2016-05-01   来源:《新民周刊》  作者:陈冰 

        “我愿意尝试任何事情,除了开车。”来自美国底特律的Mark在上海工作了3年,虽然公司离租住的小区挺远,他一直避免开车上班。Mark说,中国司机的驾驶习惯总让他心惊肉跳。老外眼中,中国人开车究竟有多可怕?

       驾照考试有多难

       对于许多在中国的老外来说,若想在中国开车,必须持有中国政府颁发的驾照才能上路,因为中国不承认外国驾照。而这一关,真是有点难。

       表面上看,持境外驾驶证的外国人申请中国驾照的门槛不高:只要是合法停留的身份,护照上签注停留时间为90天以上,准备一些必要的资料(申请表、身体条件证明、境外人员临时住宿登记表、相片及回执),就可以到所在车管所提交申请。只要通过科目一的理论试,中国驾驶证就能到手。

       然而,对于不谙中文的外国人来说,这实在是巨大的拦路虎。车管所受理申请,但不提供外文考试资料。金盾网上可轻松查找到英、法、西等8种语言的考试大纲,仅此而已,没有外文版的考试题库或道路交通法规。虽然驾照考试有英语版、俄语版、日语版、韩语版、意大利语版、德语版、法语版、西班牙语版和阿拉伯语版,但这无异于画了一个圈,让你在圈里找内容,但圈里什么都没有。

       “考100道题,题库却有1000道,太难背了!”一位外国友人感慨,一个外国人单凭自己的能力在中国考驾驶证,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参加了英语版的交规考试,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来自英国的亨利对记者说:“我不是唯一一个被交规考试折磨的外国人,其他外国人走出考试中心时就像被炮弹震懵了一样。交规考试太变态了。”

       亨利在中国留学,有一定的中文基础。为了更好地应付考试,亨利硬着头皮看了几天题库,一次、两次、三次,直到第四次他才通过。“我现在完全不记得考试内容了,你现在问我一条交规,我还是无法回答。”

       中国式驾驶

       比考试更难的,是如何应对不遵守规则的中国驾驶者们。

       彼得·海勒斯,中文名何伟,曾经的《纽约客》驻北京站记者,他在那本著名的《寻路中国》中对中国式驾驶有过精妙入微的描写——

       在北京的时候,总有外国人对我讲,我真不敢相信,你能在这样的地方开车。我这样回答他们:我真不敢相信,中国驾校毕业出来的驾驶员们驾驶的出租车、公共汽车,你们也敢乘坐。一旦上了路,所有人都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问题不在于交通流量——2001年,我在中国北方做自驾巡游的时候,中国的机动车数量仅相当于美国的五分之一。但是,恶性交通事故的数量却是美国的两倍多,政府报告的道路交通事故数量达到了75万起。这是个新驾驶员辈出的国家,而新驾驶员又多出在新兴城市,而当这两者结合在一起时,后果将是致命的。

       如果比较熟悉周围环境,驾驶员们驾车的状态会好一些。在北京,驾驶员们在老城区开车一般很熟练。从传统上来说,最早修建于13世纪的胡同社区和狭窄的砖墙小巷构成了北京的街区格局。每当我把车开进胡同的时候,看着那些砖墙如此近距离地迫近我,禁不住浑身冒汗,然而,其他驾驶员好像一点都不担心。他们不但耐性好,驾驶技术也很好:在胡同里开车的北京驾驶员能够避开迎面驶来的桑塔纳轿车,在一群群小学生之间麻利穿行,紧挨着明代砖墙不到一厘米的地方把车停放妥当。如果胡同驾驶员们的娴熟技艺能够推广到全国的道路系统中去,也许我们大家都会平安无事。

       在中国,这个转型期来得太快,很多驾驶员使用道路的方式直接沿用行人使用道路的方式——人们怎么走路,就怎么开车。他们喜欢扎堆前行,只要有可能,总是紧紧跟在别的车辆后面。他们不大使用转向灯。相反,喜欢依赖汽车之间的身体语言:如果一辆车贴着左侧行驶,那么你可以推测得出,它即将进行左转弯。此外,他们还长于即兴发挥。他们可以把人行道作为超车道使用,如果能够快那么一点点的话,他们可以在环岛交叉路口逆向行驶。如果在高速公路上开过了出口,他们会直接开到路肩上,往后倒,然后立马右转下道。每当交通拥堵时,他们喜欢从边上挤过去,跟他们排队买票时的做法如出一辙。

       收费站也可能十分危险,因为多年排队的经验,使人们形成习惯,总在不断地估量什么才是最佳选择,并以此快速作出判断。驶近收费站时,驾驶员们喜欢在最后一刻变换车道,因此事故频发。驾驶员们很少查看后视镜。挡风玻璃上的雨刮器则被视为妨碍视线,车灯亦然。

       不幸的是,驾驶员们仍旧不了解车头灯的玄妙之处。很多人不开灯行车,直到天色一片漆黑时,他们才开启大灯。几乎没有人会在雨天、雾天、雪天,或者光线暗淡的情况下使用灯光——其实,这是让中国的驾驶员颇感烦心的少数几种行为之一。人们不介意你是否在后面跟得太紧、从右侧超车,或是把车开上人行道,就算你把车停在高速路出入口的匝道上,也没有人会眨一下眼睛。可是,如果你在滂沱大雨中开着车灯行驶,对面驶来的驾驶员会毫不例外地把他的车灯闪动几下,以示不满。

       不过,多数情况下,他们都能够保持镇定自若。很难想象得出还有别的地方,人们用这样糟糕的方式开车,还能从中得到乐趣。在开阔的道路上,似乎每个驾驶员都刚刚从胡同里解放出来——突然加速,展开竞赛,而最惊悚之处,莫过于超越其他车辆。在山坡上,他们要超车;在弯道处,他们要超车;在隧道里,他们要超车。如果被别人超了车,他们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反超那辆车,就好像在比赛一样。

       何伟2001年拿到中国驾照,这本书出版于2011年。即使到了今天,这样的描述依然鲜活、准确。

       接受采访的外国朋友无一例外地指出,中国司机连转向灯都不开就随意变线,无视等候的车辆蛮横插队的行为最让他们受不了。

      “你抢我也抢,越抢越乱越慢”的现象每天都在城市的各条道路上演。

       来自法国的路易斯说,在法国不会看到这样的情形。法国人生活节奏慢,在红灯面前会悠然自得地等待,享受音乐、聊天、风景,急什么?“两条路同样是直行车道,法国司机也不会换线,即使另一条路空荡荡没有车。”

       如果说和欧洲司机在文化氛围、思维方式上存在着巨大差异,那么同处亚洲的日韩,交通秩序也与中国有着天壤之别。韩国人姜马陆说,韩国人从小受到的交通教育是,只要看红绿灯,不用左右看车。因为所有人都遵守规则,小学生、老太太绿灯过马路,从来不担心会被车撞。

       曾经有评论指出,“中国式驾驶”与“中国式过马路”一样都是规则意识缺失的表现。中国人缺乏规则意识与文化传统有关,与社会心理有关,也与现实中的很多困境与难题有关。

       这种观点得到路易斯的认同。他相信,“中国式驾驶”并非独立的存在,它与文化、社会风气和性格有关。

       此外,路易斯还注意到,驾校教练从来不会教导学员要文明驾驶,“他们教学的唯一目的和责任是让学员通过考试,文明驾驶不在教学范围之内”。

 

引文来源 读报参考    环球瞭望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