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无疆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 而我已飞过

 
 
 

日志

 
 

“中晋陷阱”背后的P2P地雷该怎么排  

2016-04-13 00:37:35|  分类: 财经前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晋陷阱”背后的P2P地雷该怎么排 - 笑尘 - 行者无疆

 4月6日,中晋资产管理公司位于外滩的办公室外聚集了大批投资客。  4月4日,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根据群众举报对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非法集资诈骗犯罪的国太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中晋系”相关联等公司进行了查处,实际控制人徐勤等人在准备出境时被公安人员当场在机场截获,其余20余名核心组织成员在4月5日也被全部抓获。据中晋公告,截至2016年2月10日,中晋合伙人的投资总额已突破340亿元,涉及总人次超过13万。       澎湃新闻记者 雍凯

2016-04-09    来源:新京报    边际(财经评论人)

  据新京报报道,备受关注的百亿级理财公司中晋资产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一事,日前得到了上海市公安局的确认。而加入中晋两年多的基金经理程明的朋友圈炫富,也被认为是公司崩盘的导火索。

  拥有三辆跑车,住豪宅,把奥迪Q5作为生日礼物送给父亲,动辄给自己买百万以上的理财产品……雷人的炫富最终成了公司崩盘的地雷。

  程明和她所在的中晋资产不是孤案。有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网贷行业出现了896家问题平台,而2014年这一数据是275家,2013年是76家。从鑫琦资产到金鹿财行再到中晋资产等,P2P行业自进入中国起,就行走于法律和监管的钢丝之上,而其倒闭风潮也是从最初的百万千万轻量级的“卷款跑路”步入如今的动辄上百亿的“资产崩盘”。

  励志美女与保本高息,哪怕是互联网时代,金融骗局的基本素材依然如旧。像中晋资产,其几十名高管团队中有很多年轻女性,如已失联的国泰控股董事长陈佳菁年仅29岁。去年私募大佬徐翔被刑拘,其用美女来交易的内幕亦曾被曝光。

  本来就风声鹤唳的P2P行业,也因为这些公司被认为步入“高危季”。为何国外的lending club能从诞生起就顺利发展壮大,直至如今上市依然为投资人所看好,而国内一些P2P平台却逐渐成为骗子的代名词?并不是P2P在国内水土不服,而是因为一些打着互联网金融创新旗号的理财公司,走的是自设资金池拆下补上老路的“伪P2P”,玩的仍是庞氏骗局旧法子。

  P2P诞生的最初目的,是借助互联网平台填补借贷信息的不对称,满足中小资金融通需要,是普惠金融的发展方向之一。之所以在国内火速发展后变了味,与国内的风控及法律监管未能及时跟上有直接关系。P2P在国内自诞生至今,始终未能完全摆脱“三无”——无门槛、无规则、无监管的困境。

  在美国,P2P网贷行业首先有百万美元级的登记成本门槛,且要受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严厉监管。P2P网贷平台每天需向SEC至少提交一次报告,用于法律诉讼时证明是否存在错误信息误导消费者。根据统计,对于P2P行业的监管架构涵盖了美国的几十项法律、法案、法规。此外,完善的个人征信系统也为网贷行业提供了第三道安全闸门。投资者主要依据借款方的信用评级分数对其进行信用评估,平台只是充当信息中介,对投资活动不进行担保。即使平台破产,第三方机构可以接管继续经营,并不会发生崩盘。在这三道保险保护下,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也就没了滋生的土壤。

  不久之前,由央行条法司牵头,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及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等部门共同筹建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成立,这也意味着国内网贷行业的自律监管正形成雏形。加上去年7月下发的互联网金融监管政策征求意见稿,可以说国内P2P监管正在路上。

  但一些P2P平台加速爆发的“雷声”,也提醒着监管细则需要加速落地。眼下金融业日益进入混业经营时代,以往出问题再“各找各妈”式的分业监管模式,相对波及面越来越广的互联网金融应对乏力。因此,分业监管当尽快完善相应职能的分工。只有行业自律和法律法规监管都尽快完善,才能杜绝那些“炫富”的雷人导火索,清除埋在互联网金融脚底的地雷。

 

引文来源 新京报 评论

延伸阅读

                         郎咸平:从泛亚到快鹿,“站台”不等于“代言”?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张玥    2016-04-11

    4月4日,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发微博说,他“从未担任过任何公司(包括快鹿集团)的任何职位,也不给任何金融机构的产品代言”。

    然而,为什么在屡发兑付危机的大型平台背后总能看到他的名字?

   2015年,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涉及22万投资者400多亿元兑付危机事件在全国引起强烈关注,涉及资金之多,投资人之广极为罕见。

   郎咸平与《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一起,被当做泛亚的“站台”者之一。这源于2011年7月以来,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曾多次相继在杭州、上海、宁波、温州等城市举办了投资报告会,并邀请海内外知名经济学家茅于轼、郎咸平、宋鸿兵等与观众们现场交流,探讨宏观形势下稀有金属的产业趋势和投资机会。

   郎咸平的照片被印在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投资报告会的宣传单页上,宣传单页上还有的是“比黄金值钱,比股票安全”等等泛亚相关产品的宣传语。

“中晋陷阱”背后的P2P地雷该怎么排 - 笑尘 - 行者无疆

郎咸平的照片被印在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投资报告会的宣传单页上,宣传单页上还有的是“比黄金值钱,比股票安全”等等泛亚相关产品的宣传语。(微博截图/图)

    12月15日,《货币战争》作者宋鸿兵在太原举行的一场投资策略报告会上进行演讲前,遭泛亚投资人围攻,冲突过程持续了5分多钟。最后,宋鸿兵在写有道歉内容并承诺尽力帮助大家的字条上签字后,事件才得以平息。

   宋鸿兵被打之前的五天,也就是12月10日上午10点,郎咸平发微博,表示已委托律师对马胜金融公司和昆明泛亚金属交易所提起侵权诉讼,原因是马胜金融及泛亚滥用名义鱼目混珠兜售产品,给其名誉和投资人造成重大损失。他同时表示,从未担任过任何公司的任何职位,也从未推荐任何公司的金融产品并呼吁网友举报类似的招摇撞骗的公司。

    参加某平台举办的交流会,交流所谓学术问题,自然不算是代言,但算不算是“站台”呢?

2016年2月16日左右,“鑫琦资产”危机爆发。陕西鑫琦资产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向投资人筹钱投入房地产项目的方式,开展理财活动,其房地产项目均分布于西安、郑州等二线城市。

   2月,上海的鑫琦资产出现兑付危机,投资人不同意鑫琦方面提出的“以房抵债”方案,纷纷报案,随后鑫琦资产员工被遣散,业务叫停。此次理财资金涉及近20亿元。

    然而,在鑫琦资产的新闻中,也能看到郎咸平的名字:在2016年2月2日一次峰会活动中,与鑫琦资产有密切关联的鑫琦控股又请来了央视主持人水均益、著名经济学者郎咸平等人参与讨论“不良债权如何化解”的座谈会。

   今年3月,上海快鹿集团操控的电影《叶问3》爆发假票房事件,接着,快鹿系旗下包括金鹿财行在内的若干理财平台出现兑付危机,其中仅金鹿财行的资金缺口就达3亿。

    在快鹿系的危机当中,也能频繁看到郎咸平及其儿子的名字。

   虽然4月4日,郎咸平发布微博声明:“我本人从未担任过任何公司(包括快鹿集团)的任何职位,也不给任何金融机构的产品代言。我儿子在上海从事金融工作,因此他们和上海的金融公司有正常的业务往来理所当然,但是一切往来都是符合国家的法律法规的规定,他们从未参与金鹿财行以及快鹿集团旗下其他P2P平台的任何业务。”

    然而,仍是被媒体爆出了其父子与快鹿集团千丝万缕的联系:

   4月11日腾讯《棱镜》报道,《现代工商》杂志2010年一篇专访快鹿董事局主席施建祥的文章称,施建祥“已邀请了郎咸平担任担保公司的独立董事”。东虹桥担保成立后,而郎咸平系该公司的“战略合作”对象。

    除了这些“虚职”,跟快鹿系有密切联系的,实际上是郎咸平的儿子。

   郎世玮创立了“郎基金”,与郎基金有很多交集的哲珲金融旗下互联网金融平台“合拍贷”在2014年与快鹿集团主发起的“东虹桥担保”签订了合作协议书,东虹桥为贷款的借款方提供本息保证。”

    此外,《棱镜》获得一份郎咸平次子郎世杰的名片显示,其职位为上海快鹿投资集团的“副总裁”,该名片所留固话为东虹桥担保公司所使用。另外,郎氏家族与快鹿共同控制香港一家上市公司。

 

引文来源 南方周末

  评论这张
 
阅读(3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