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无疆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 而我已飞过

 
 
 

日志

 
 

瞎说什么大实话  

2016-03-18 00:16:33|  分类: 时事纵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瞎说什么大实话 - 笑尘 - 行者无疆

特朗普       图片来源 网络

 作者:顾怡    2016-03-15

   假话空话,和假货一样,让人厌恶。君子是好的,如果喜欢说空话,就变成了伪君子或口炮党,也就不太好了。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画风突变,出了个另类的唐纳德·特朗普。也许只是说明,美国人已经厌恶了满口假话空话、满嘴政治正确的政客。

   “当着秃子骂秃驴”,固然是一种不太体谅的行为。为了顾全光头人士的面子,而自我抑制“骂秃驴”的冲动,是体面人;对其他人“骂秃驴”的举动予以责备,也不算过分。若是连“光”“灯”这等词也不让提,非让人只能说“头发较为稀少人士”,那么这种人,大概要被人笑为痴人了。然而这并不是笑话,只是美国政治如今的现实罢了。

   所谓的“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不仅是政界人士的紧箍咒,甚至连普通人也要小心翼翼,否则若被认为搞歧视,轻则被口诛笔伐,重则丢掉工作。

   黑人要说非洲裔美国人(African Americans)。混血儿(mixed)也是不对,要说“双种族人士”(bi-racial)。说人胖(fat)也是相当失礼的,要说丰满(chubby)。当然,这个政治正确的名单,是在不断扩大的。

   更致命的是,政治正确,不仅仅是对一群人的称谓由约定俗成之词改换成为冗长的委婉用语,还要求对所谓“强势群体”施行反向歧视。有个听起来像笑话的段子,在美国社会却是现实。女性说:“我为自己的性别感到自豪。”政治正确人士欢呼:“接受自己的性别,多好啊。”男性说:“我为自己的性别感到自豪。”政治正确人士谴责:“大男子主义,直男癌。”

   嘴上一套心里一套的事情久了,难免使人厌烦,人性使然。此时特朗普横空出世,大大咧咧宣称“我最烦政治正确的废话了”,并且以身作则,敢于口出种种政治不正确的言论。

   美国校园最为崇尚政治正确。学生的自尊心,是要小心翼翼维护的:“每一个学生都是独特的”。但特朗普可看不上这套。在他的大嘴巴中,学校如此做派,无非是假装竞争不存在,但如果学生在学校里不能面对竞争,走上社会就没有能力和人竞争。清洁能源是政治正确的,但特朗普高调宣称,能源靠风能与太阳能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还得靠石油和天然气,把“绿色能源”贬到尘埃里。这倒也与不少业者务实的看法一致。

   特朗普特土豪,钱几辈子也花不完,特别有钱的一种状态就是对种种世俗禁忌满不在乎,不怕打击别人脆弱的自尊心;本人是成功的企业家,不是职业政客,不愿意为了选票刻意逢迎某个群体,也不愿意逢迎媒体;多季真人秀《飞黄腾达》收视率爆棚,早已博得了名声。你看,他作为共和党的初选候选人,连亲共和党的媒体Fox照样得罪。

   看来,普通美国人早就对政治正确烦透了,否则难以解释满口政治不正确的特朗普一路奏响了凯歌。2016年美国大选特朗普与希拉里对决已非痴人说梦。企业家一般比较务实。说政治不正确的话,做正确的事,特朗普算一个?

 

引文来源 南方周末

延伸阅读

                                   美国的“政治正确”

作者:徐贲    2009-03-12

   “政治正确”代表的是公民社会共识,而不是国家政治权力意志

   《纽约邮报》2月18日刊登了一幅警察用枪击毙一只黑猩猩的漫画,被指为是暗讽美国总统奥巴马,有人称这幅画与种族主义者诬蔑黑人是猴子如出一辙。这幅漫画引发了公众对《纽约邮报》的抗议和谴责,也使得一些人担心“政治正确”是否在过度左右美国公众的理性思考。

   说漫画事件引发与黑人有关的“政治正确”,其实并不尽然。奥巴马是黑人,而黑人有时确实被污辱为猩猩或猴子,因此,有人批评该漫画含有种族主义意味很正常。但这种批评之所以有道理,并不仅仅因为漫画侮辱的是一位黑人,而是因为,把任何人非人化为动物来加以侮辱,都是不正当、不正确的,严重的都会构成诬蔑、诽谤的刑事罪。《纽约邮报》主编事后否认漫画的讽刺对象是奥巴马,他辩解道:“漫画明显是在嘲弄最近发生的事,即康涅狄格州枪杀了一只狂暴的猩猩。漫画也只是泛泛地讽刺华盛顿复苏经济的计划。”不管主编说的是不是实话,他的辩解说明他知道不能把人比作猩猩。这是“政治正确”不可逾越的道德和法律界线。

   我曾在课堂上与学生讨论这幅漫画,许多学生都不信主编的话,都说那就是在讽刺奥巴马。但由于从漫画本身找不到确实的证据,所以他们最后同意,不能硬说漫画一定是在讽刺奥巴马。在美国,“政治正确”是要讲证据的,要允许对方辩解(甚至狡辩),不能想怎么正确就怎么正确。

   在美国,“政治正确”代表的是公民社会共识,而不是国家政治权力意志。谁要是有严重的政治不正确行为(如把某黑人称作猩猩),那他可能会丢掉工作,因为雇主往往会遵守自己的道德原则或迫于社会压力。“政治正确”是一种有关公共行为的道德习惯,同时具有“道德自律”和“害怕惩罚”这两种约束因素。这里的“惩罚”还包括不名誉。美国社会讲究宽容、正派和绅士作风。谩骂、诬蔑、仇视、毁损、伤害他人是被人们普遍看不起的行为。

   “政治正确”在1970年代有一度被弄得很琐屑,例如认为有男性成分的字 (如history,mankind,泛指的he)带有对女性的歧视。CaseyMiller和KateSwift写过一篇有名的文章,讨论这个问题,题目叫《语言有性别歧视吗?走向人类(genkind)的一小步》,最初发表在很有影响的《纽约时报杂志》上。我曾让写作课的学生读这篇文章,学生对我说:“小题大做,都老掉牙了。”确实如此,因为在批阅学生作文时,没有哪个教师会用“政治正确”去纠正学生的history或mankind。

   有人说,美国的“政治正确”包括教师在课堂上“不能批评政府、不能批评宗教、不能批评种族、不能用淫秽词语或者讲黄色笑话”。其实,这些“不能”关乎职业规范,不是政治正确。教师上课跑题,不相干地批评政府(或谈家事),浪费学生的时间,是对学生不负责的行为。但这决不等于说教师必须与政府在政治上保持一致,或者不能在教学中使用有批评政府内容的教材。不批评宗教,也不是说不能讨论宗教问题,而是不能利用讲坛宣扬自己的宗教,把别的宗教攻击为邪教。教师不得利用讲坛来宣扬一己的政治、宗教、种族立场,以此攻击或排斥他者,这是起码的职业道德。

   在美国,“政治正确”的道义标准是向弱势和易受伤害群体倾斜的。因此,“政治正确”的积极社会作用是重视保护弱者,例如:不能叫黑人“黑鬼”,不能用脏话污辱同性恋者,不能轻狎或歧视女性。这与袒护当权者、不允许批评政府的那种“政治正确”是完全不同的。

   在美国,“政治正确”问题是可以讨论的,如照顾少数族裔的“平权法”。著名作家罗德里格斯(Richard Rodriguez)是少数族裔,但他在《渴望记忆》一书中专门批评了“平权法”。他并没有因为持有这种“政治不正确”观点而失去读者的尊敬。能否公开讨论“政治正确”问题,考验着一个国家的思想、言论自由和公共讨论机制。

 

引文来源 南方周末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