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无疆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 而我已飞过

 
 
 

日志

 
 

对法人破坏文物案应加大追责力度  

2016-03-17 18:33:37|  分类: 焦点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03-12    来源:新京报    作者:单霁翔(全国政协委员,故宫博物院院长)

  ■ 观察家·代表委员议政录

  今年年初,国家文物局通过举办指导性案例遴选推介活动,发布了“2014-2015文物行政执法十大指导性案例”,这对推动各级文物行政部门和执法机构主动作为、履职尽责,有着积极意义。这些入选案例在执法主体上包括了省、市、县三级文物行政部门和文物、文化市场等多种执法机构,颇具代表性。其中格外令人关注的是,遴选出的十大案例全部为法人违法案件,表明遏制法人违法是当前文物行政执法的重点。

  法人违法案件是机关、企事业单位人员,在法人意志支配下以法人名义组织实施的违法行为。相对于个体犯罪来说,法人违法尤其是政府机关法人违法的破坏性极强,在行政指令和经济利益左右下,文化遗产经常会遭到毁灭性破坏。一些政府官员对破坏文物现象持漠视纵容态度,甚至直接干涉、阻挠文物执法,导致文物行政执法难度极大。

  《文物保护法》规定,文物执法主体是各级文物保护行政管理部门。可执法无权、队伍薄弱、地位羸弱的现状,让基层文物执法难以到位。去年轰动全国的平武报恩寺建设控制地带内违法建设案件,在工程论证时就遭到当地文保人员的反对。在阻止未果的情况下,当地文保人员集体向国家文物局写了举报信,这才引起重视。但违法事实败露后,反映情况的文保人员有的被调离岗位,有的被停止职务。这显然不正常。

  而近年来,很多地方都掀起了大规模“旧城改造”、“新区建设”的浪潮。当文物保护与经济建设二者发生冲突时,一些地方政府总倾向于经济先行。特别是出现法人违法案件,地方政府出面为破坏文物者说情现象时有发生。

  实践证明,文物执法必须依靠各级政府的守法和依法,依靠文物部门与公安、司法机关的执法联动,才能凝聚执法合力。例如2014年陕西洛南县擅自迁移拆除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城隍庙案,就是一起典型的政府法人违法案件。陕西省委省政府对此高度重视,最终商洛市纪委依法依纪分别给予商洛县县长、分管副县长等责任人员行政处分,就是种警示。

  面对违法案件查处不应简单罚款“一罚了之”,就应强调行政处罚的完整性,通过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原址修复文物本体,拆除违法建筑物,恢复文物保护单位历史风貌,不仅让违法主体承担违法成本和整改责任,更体现以文物保护为核心的执法目标。同时,通过对重大文物违法案件坚持行政处罚、刑事调查和行政责任追究“一案三查”,针对一批地方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的主要负责人进行行政追责,将一批涉嫌刑事犯罪的责任人移送公安司法机关,坚持行政处罚、责任追究、行刑衔接,才能产生惩戒与震慑的明显效果。

  《文物保护法》第九条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重视文物保护,正确处理经济建设、社会发展与文物保护的关系,确保文物安全。基本建设、旅游发展必须遵守文物保护工作的方针,其活动不得对文物造成损害”。面对当前文物安全的严峻形势,必须坚决维护和捍卫法律尊严,竭尽全力保护文化遗产,必须敢于处理日益突出的法人违法事件,坚决依法办事,切实履行职责。

  在此我还建议:通过国家法律,研究建立重大文物违法案件责任追究制度。进一步强化地方政府在文物保护领域的责任,明确规定领导干部违反文物保护法律法规的追责规定,对于地方政府不履行文物保护法定义务,甚至法人违法破坏文物的违法违纪行为,应像环境保护、国土资源保护一样,严肃追究其政纪责任。

 

引文来源 新京报 评论

延伸阅读

                            济南老火车站:决绝拆除与草率复建

2013-09-05 10:10 作者:付晓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3年第36期

    1992年,在一片反对声中,济南老火车站被拆除,21年后,济南市政府又宣布“复建”老火车站,这一拆一建的历史过程却值得认真体会。

对法人破坏文物案应加大追责力度 - 笑尘 - 行者无疆

1992年拆除前的济南老火车站全貌

 复建?

8月1日,济南市旧城开发投资集团公布,将投资15亿元修建济南火车站北广场。表面看,这只是一个比较普通的建设项目,官方介绍说,工程主要目的是缓解日益增加的济南火车站旅客集散和周边交通压力。2003年济南站的旅客发送量为400万人次左右,目前已经达到1300万人次,南广场空间狭窄,满足不了旅客出行需要,四周也被高楼和道路包围,无法扩建,必须有一个新的旅客集散广场。工程本身其实很普通,但值得注意的是,项目计划在北广场复建1992年被拆掉的济南老火车站,消息一出,当即进入舆论漩涡。

实际上,复建老火车站的提法早在3年前就已经出现,2010年济南市“两会”期间,时任济南四建集团副总经理的政协委员崔安远就提出了复建济南老火车站的建议,2012年,济南市人大代表、天桥区城乡建设委员会主任刘敬涛等11人又提交了《关于加快火车站北广场建设及原钟楼复建的议案》,呼吁尽快启动济南老火车站重建,2013年,提案终于成为实际的建设项目。

之所以在北广场复建老火车站,济南市规划局总规划师牛长春说:“带有哥特式、折中主义建筑风格的济南老火车站,令济南市民难以忘怀。特别是近几年,济南市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很多市民多次提出,在新建的北广场站一体化工程中,要体现当年济南老火车站的部分风貌。这不仅是济南市的一个文化符号,也是济南市民的一个情结。”

对法人破坏文物案应加大追责力度 - 笑尘 - 行者无疆

 老火车站拆除后原址建设的新济南站

在公布的效果图里,复建的老火车站和行包房位于广场最南侧,广场北侧则是酒店等商业和娱乐设施。济南旧城开发投资集团总工程师殷光伟说,北广场站一体化工程包含国家铁路交通、轻轨交通、公共交通、社会车辆交通等,总投资大约15亿元,除去片区拆迁安置费用5亿多元外,其余都为工程建设费,工程总占地面积约8万平方米,规划总建筑面积约15万平方米,而老火车站复建只是总工程的一小部分,建筑面积只占工程总建筑面积的1.7%,复建费用不超过3000万元。按照原定计划,正式的规划图本来会在8月底公布,但是,当“复建老火车站”成为舆论中心时,相关部门不再发声。不少当地媒体人告诉本刊记者,政府部门已经跟本地媒体“打好招呼”,不允许再“炒作”火车站复建,正式的规划图也未如约公布。而北广场目前已经开工建设,空旷的工地上有几台挖掘机,工人告诉本刊记者,“要修地下广场,现在正在做基坑支护降水工程”。北广场施工工地附近周围已经建起了不少十几层的高楼,工人们说,高楼的一层都是商铺。

“这个北广场的建设项目,包括复建老火车站,完全是地方政府行为。”济南铁路局工作人员张勇告诉本刊记者,“我们铁路局的人没有参与,政府部门很热心,几次来铁路局找老火车站的档案资料和图片。我的一些在规划部门的朋友说,北广场包括老火车站的建设最开始是天桥区政府提出来的,因为火车站本身就在天桥区,位置也比较中心,后来济南市政府介入,就成了整个济南市的建设项目了。北广场原来是一片棚户区,拆迁开发后,周边的商业肯定会兴起,土地价格、租金都会上涨,现在北广场周边也已经盖起了很多高楼,火车站周边本身就是非常重要的商圈,对政府来说,会有很大的经济利益。不过,我觉得北广场建设缓解火车站人流,疏散交通,也是好事情。”

 而更多人关心的是复建老火车站本身。济南铁路局退休干部鲁申曾经在老火车站的办公楼里工作了十几年,他动情地指着老照片告诉本刊记者他曾经办公室的位置:“在里面工作了那么多年,每天进进出出,沿着螺旋的木楼梯上上下下,跟它非常亲密的,也很想念,旧的拆掉了,再复建一个新的能看见也好。”

但反对和质疑的声音也很多。山东建筑大学教授姜波告诉本刊记者:“从专业的角度,真实性是复原历史建筑的首要原则,要复建老火车站,材料、选址、设计都非常重要,政府部门说要‘原汁原味’复建,‘原汁原味’的意思是要用原材料、原工艺、原图纸,要有充分的学术理论和技术支持,但是现在根本就没有良好的复建基础,也没有深入的研究,要以什么方式来建造老火车站呢?建筑设计的细节和施工详图是什么样子呢?包括历史建筑都是有岁月痕迹的,复建本身是非常严肃的工作,但是现在没有一个充分的前期准备,非常不成熟。”从情感的角度,同样有人接受不了,乔润生是济南铁路局机务段的退休职工,在他看来,复建老火车站没有任何意义。“拆了真的,建个假的,有什么意思呢?就是个赝品。”乔润生说。

对法人破坏文物案应加大追责力度 - 笑尘 - 行者无疆

 老火车站设计者、德国建设师赫尔曼·菲舍尔在济南的故居

21年前的拆除

不管目前是否赞同复建老火车站,提起当年拆除老火车站,几乎所有人都摇头叹息。

鲁申向本刊记者回忆了当年老火车站拆除的整个过程:“1990年1月,铁道部部长李森茂来济南铁路局视察。当时的济南铁路局局长张同生陪同检查了济南火车站,并向李部长提出了济南车站重建的意愿,当即得到‘济南车站,可以重建’的回复。济南铁路局马上向山东省和济南市的领导传递了这一消息,1990年6月,济南铁路局开始着手新站建设设计方案,并且致函济南市政府和山东省政府请示关于济南站钟楼的去留问题。两级政府都答复说钟楼不再保留。而1991年4月,铁道部正式批复,同意拆除老火车站。”

“老火车站当年确实已经不堪重负了,这是拆除的重要原因。”鲁申说。1958年,济南铁路分局在车站广场西侧建了一座二层候车室,公开资料记录,候车室能容纳4000多人,但是,铁路局内部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1990年左右,济南站全年的客运量在400万人次左右,每天平均有1万多人次的客运量。“客流高峰时候,旅客从候车室流向广场,站前广场就成了候车场,拥挤的人群,排成几百米的长队,转着圈儿慢慢地进站,尤其是赶上春运,广场就是宿营地,根本就进不了站,所以要建个大的、更好的火车站。”鲁申告诉本刊记者。

而拆除的另一传言“老火车站是殖民地建筑”的说法也得到了很多人证实。1992年初,摄影师荆强与一些领导去北京接当时参加“两会”的代表。“回来时,我跟济南铁路局局长在同一个软卧包厢里,当时拆老火车站的消息已经出来了。我就问局长,为什么一定要拆老火车站?他说,车站太小不够用了,要建个更大的,还说那个车站是殖民地建筑,留着干什么用?这种思维太狭隘,我当时就无言以对了。”荆强叹了口气说。鲁申也告诉本刊记者:“那个时代就是那样的,改革开放也没几年,领导的逻辑也很简单,就是觉得这是个列强侵华的象征,看着不好,就拆了建个好的,心里也有不服气,就不信建不过殖民者,所以就拆了,也意识不到历史啊文化啊这些东西。”鲁申说,当时山东省人大、省政协也质疑过,查阅了有关动迁济南站的所有文件,发现都是正式文件,也都同意建新客站不保留钟楼。“而且当时的文保单位总量很少,只有革命遗址、还有古代建筑才算,近代建筑被忽视了,老济南站也没有进入文保单位。”济南文史专家雍坚告诉本刊记者。

即使不是文物保护单位,但很多人依然认识到老火车站的价值,坚决反对拆除。但是,反对声音再大,最终也无济于事。

当年反对拆除老火车站的一位专家告诉本刊记者,那时候就是领导的意志决定一切,“领导说了算,不重视专家的意见”。对此,乔润生也耿耿于怀多年:“1990年火车站要拆的消息就在内部传开了,职工都非常舍不得,但是职工的意志左右不了领导。当时下发通知说,火车站要拆了,大伙有什么建议可以写,我写了将近3000字交上去,建议保留老火车站,把济南站建成旅游车站,因为老火车站就是济南的象征,我当时就觉得旅游在未来一定会发展很快,而当时除了济南站,还有其他小站,比如现在的济南东站,可以扩建,或者投资建新的火车站。我写了材料交上去就没有音讯了,再后来不久我就退休了。结果还是把老火车站拆了,南广场还比过去变小了,建了高楼,开了车道,而当时临时使用的济南东站也非常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对法人破坏文物案应加大追责力度 - 笑尘 - 行者无疆

 济南站开始拆除时的情景(摄于1992年7月1日)

老火车站的正式拆除是在1992年。当年7月1日8点05分,老火车站钟楼的老钟停止转动,8点10分,济南站开出最后一趟25次旅客列车,8点20分,拆除工作正式开始。“当时是用人工的方式拆,搭上梯子,先拆房顶,一层一层地揭掉瓦片、门窗,刚开始拆的时候,很多人围着看,后来为了安全就把工地围起来了,看不到里面什么样子了。”乔润生告诉本刊记者。而鲁申则用相机记录下了当时砸向站台的第一锤:“拆下来的那个瓦片敲上去都是‘当当’的声音,像金属一样,非常清脆,现在想想,当初拆的时候,真应该拿几块瓦片回来做纪念。”

我们找到了主持当年拆除工作的济南铁路分局副局长、济南站改造配套工程指挥部指挥长姚广宏,他向本刊记者回忆:“当时我在工地上指挥,一些学生模样的人过来训斥我说,怎么随便就把火车站拆了,谁让拆的?我说上面的领导定的,下面也没办法,我也是服从命令。具体的拆除工作由我手下的一个段长负责,火车站修得非常坚固,拆了一个多月,拆下来的建筑材料,包括石料、木头、砖瓦,都被那位段长卖掉了,钟楼上的老钟拆下来就放进了铁路局的仓库。”

老站记忆

“二战”后西德出版的《远东旅行》曾把济南老火车站列为“远东第一站”,这座带有哥特式风格的圆顶火车站由当时年仅24岁的德国建筑师赫尔曼·菲舍尔设计,始建于1908年,1912年全部完工并投入使用。而山东建筑大学教授张润武在《济南老建筑》中评价说:“济南火车站不论是群体的组合,还是建筑个体的造型,乃至精美的细节部分,都不愧为20世纪初世界上优秀的交通建筑,是当时中国可与欧洲著名火车站相媲美的建筑作品。”

鲁申从1975到1990年一直在老火车站的洋楼工作,对其非常熟悉:“老火车站修得坚固漂亮,德式建筑,蘑菇石包裹的外观,售票厅南北两墙上是宽大的拱形高窗,镶嵌着色彩斑斓的欧式玻璃,有时候部队义务劳动来搞卫生擦玻璃,要搭个梯子才够得到。顶到天花板有三四米高,夏天太阳也晒不透,很凉快。整座建筑全是红松铆榫结构,不用一颗铁钉,木地板、木楼梯,我每天踏过宽大的花岗岩台阶,听着钟楼上传来报时的钟声,进到二层的办公室,非常踏实,跟这座老建筑也非常亲密。”鲁申还回忆,当时老火车站室内都有电动挂钟和吊扇,是德国原件。有一年夏末,电扇停止使用后,按照惯例要把扇翅卸下来,再把吊扇的电机头用报纸包一下。但是,有人扳动了开关却并不知晓,等到来年夏天,再安装风翅的时候,才发现电机还在飞快地转动,电机只是微微发温,丝毫未损。“一年中,我们坐在室内办公,竟然都听不到电机旋转的声音。”

而钟楼则几乎是所有人最难忘怀的部分。“火车站的最高端就是钟楼,36米高,走进钟楼,沿着狭小盘旋的木梯一直走进钟表间,大钟在那里。大钟的驱动能源,是由两条带重坠的铁链作为永动力,一上一下,缓缓升降。钟表间里就是一个机器房,裸露的大小齿轮,相互咬和着慢慢地转动,带动表针指向时间。大钟在这里准确报时,转动了80年,每小时钟声都会响起,‘咚咚’的声音传遍火车站周边的商埠。”鲁申告诉本刊记者。而乔润生也说,自己印象最深的就是钟楼,“四面钟,直径有一两米,非常漂亮”。济南铁路局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于建勇还专门为钟楼做了纪录片。“管理钟楼的铁路职工叫周东岩,去年已经去世。他从1963年开始管理钟楼,他告诉我,钟楼有7层楼那么高,在下面就能听到钟楼上‘咣咣’的钟摆声,钟表的时针有9斤重,分针有12斤。‘文革’时候,周师傅怕红卫兵上去破坏,锁了两道锁,还把其他东西放到楼梯上不让红卫兵上去。钟摆原来是猫头鹰造型,是金的,具体金子有多厚不知道,但当时怕红卫兵砸、怕别人给它弄走,他就把钟油成黑色的了,所以在‘文革’时也没有受到破坏。”于建勇向本刊回忆说,“我刚来济南的时候,首先看到的也是大钟,非常精美,印象深刻。很多人跟我说,是因为钟楼和老济南站记住了济南,也有很多名人写过文章怀念济南老火车站和钟楼,但是,挺过80年乱世的火车站被拆掉,老钟也停止转动,非常遗憾。”

2008年6月,老钟在济南铁路局一个仓库内被发现,四个大表盘还在,表针、齿轮等部件都还完整,但铸铁底座已经出现断裂。“拆下来后也没有好好保护,在仓库里发现的时候都已经严重受损,想再恢复,应该是比较难了。”乔润生说,“当初好好的东西拆掉,现在又要重建,虽然老火车站承载着很多人的回忆,但是假的就是假的,原来的建筑材料找不到了,即使建出来也没有什么是跟原来一样的了,没有任何历史价值,还不如不要再揭伤疤。”而当年坚决反对拆除老火车站的专家也对如今的复建没有好感:“当权的政府官员没有文化,认识不到老火车站的文化和历史价值,20多年后又要复建,唯一的价值可能就是给后人留下教训吧。”

 

引文来源 三联生活周刊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