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无疆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 而我已飞过

 
 
 

日志

 
 

“女神”法官为何将聂树斌送上刑场  

2016-12-16 19:49:10|  分类: 法治天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神”法官为何将聂树斌送上刑场 - 笑尘 - 行者无疆

 图片来源   网络   自配

2016-12-14      来源:新京报     叶竹盛(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讲师)

       抚慰了邱兴隆的“女神”,为何将聂树斌送上了刑场?当截然相反的两个形象集中在同一个人身上之时,我们当然可以追问这个人自身的问题,但更多的追问应该投向她所处的环境。

       聂树斌改判无罪,二十年悬案尘埃落定,一件令人费解却意味深远的尘封往事却浮出了水面。著名刑法学者、律师邱兴隆曾因“侵犯著作权罪”两度入狱,与聂树斌曾关押在同一看守所,后无罪释放。虽有此渊源,后来聂母等人找到邱兴隆请他代理聂案申诉时,却被他一口回绝了。近日他才透露,回绝的原因是因为,当年审理邱兴隆案件的那位女法官在一审时坚信他无罪,让身陷囹圄的他感受到了法律的温情,甚至称她为“我的女神”。然而,这位女法官的名字恰恰也出现在了判处聂树斌死刑的判决书上。

  抚慰了邱兴隆的“正义女神”,为何将聂树斌送上了刑场?

  当截然相反的两个形象集中在同一个人身上之时,我们当然可以追问这个人自身的问题,但更多的追问应该投向她所处的环境。法官作为个体,当然有自己的自主性,但是,所有个体所在的环境都是以一定生存规则定义的系统,个体难以脱离环境系统独自生存。个体与系统的关系,很多时候,都表现出系统对个体的反蚀。

  著名心理学家津巴多所著的《路西法效应:好人是如何沦为恶魔》一书中,反复强调,人作为个体,极易被系统反蚀,沦为帮助系统运转的一个工具。当然他也指出,个人可以通过提高自主能力,抵抗系统的侵蚀。然而,我们并不能指望每个人都有抵挡环境系统的能力。

  法官及其所处的法治环境也是同样的关系。如果法院系统以法律作为唯一准则,良性运转,那么法官很大程度上,就可以发挥其应有的审判职能。但当整体的法治运转不良,法官便很难独善其身。作为一名法官,最大的职责是以法律的信仰,遵从内心的良知,对案件做出公正的审判。但是,假如法院的运转受到除此之外的力量的干扰,“女神”也有可能转变为“魔鬼”。

  现代治理制度对人性的基本假设是,人性既有幽暗的一面,也有光辉的一面。好的制度限制权力,规定秩序,就是为了防止幽暗的一面飘荡出来;好的制度同样给人们赋予一定的自主权,让人们自主决定,自主选择,既勇于维护自己的自由,也勇于守护他人的自由,这种安排是出于对人性中光辉一面的信任。

  邱兴隆的“女神”却也同时将聂树斌送上刑场,幽暗的一面终究还是压倒了光辉的一面。虽然不得而知,最善意的推测是,或许“女神”当年也为聂树斌据理力争过,但最终还是难以抗拒环境的力量。

  聂树斌案当然令人愤慨,追责办案人员的声音此起彼伏。追责当然有一定的价值,但“女神”的转变却提醒我们,重要的不是人,而是人所处的环境。法院的功能不只在于惩罚违法犯罪者,同样也在于发扬人性光辉的一面。法官执掌法度,但却不是冷峻的法律技术工匠,更不是听命于上司的战士,而是一个社会中正义与良知的秉持者。这样的岗位,必然要求最大限度发挥人性的光辉,因此,有关法官的制度都得围绕着这个核心的目标。让愿意且有资质成为好法官者,都能如愿以偿,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好法官。

 

引文来源    新京报    评论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