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无疆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 而我已飞过

 
 
 

日志

 
 

网络主播摆拍诈捐 是否构成犯罪?  

2016-11-26 00:34:37|  分类: 法治天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播诈捐村民,《慈善法》不可旁观

来源:新京报· 2016-11-21    作者:姚遥(公益人士)

    这些主播为了涨粉,纯粹只是把慈善当做手段,村民当做道具,需依《慈善法》纠治。

    新京报记者近日回访发现,网络主播发钱利用凉山村民炒作事件尽管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但带给当地村民的心理阴影仍未消除。多位村民表示,至今“不相信外人”。

    在凉山州的贫困地区,每年穿梭其中的志愿者和慈善捐赠者如恒河沙数。在慈善组织还没有开始使用直播平台之前,为了涨粉的主播已经瞄上了慈善,用现场发现金的方式吸引眼球。这些主播为了涨粉,纯粹只是把慈善当做手段,村民当做道具,表演完成之后,又顺手把钱全部收回来。这些骗子的行为,彻底破坏了人与人之间最简单的信任关系。

   “快手”官方回应,已经冻结相关人员账号,并联系警方核查真相。四川凉山州公安局通报称,已将相关人员驱离凉山。当然,如果这些打着慈善名号骗粉的主播,借着慈善的名义要求粉丝捐款的话,可能涉嫌诈骗。但是,如果他们并没有通过虚假的慈善行为,进而向粉丝敛财,难道法律就没有办法了吗?

    事实并非如此。捐款是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行为,这些主播并没有明说是要去寻找群众演员,非要打着捐赠的名义招募村民,那么这些主播对于凉山村民的捐赠承诺应当被当做是真实的。接着,主播捐赠的财物转移到了村民手中之后,法律上就属于村民所有。最后,主播将这笔钱财又从村民手中回收上来的行为,实际上属于将他人的财产取过来。所以,这笔钱在法律上更应该属于视频中出镜的村民。那么法律是否能够保护他们得到这笔财物呢?

    《慈善法》第四十一条提及,“捐赠人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互联网等媒体公开承诺捐赠的”,应当履行捐赠义务。如果承诺人拒不履行的,受捐人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请支付令或者提起诉讼。

    这一项规定出台本有特定的背景,在过往的慈善活动中,常常出现一些企业或者富豪在电视台等公开媒体上信口开河的承诺捐款数额,骗取曝光度。曝光之后又恶意反悔,拒不履行捐赠的义务。这样的行为,虽然违反了民法的精神,可是真为这事去打官司,胜诉的可能性又比较小。为此,《慈善法》专门将这一漏洞列举出来,专治伪君子。

    这些主播去凉山假装行善骗粉的行为,反倒躺上了第一枪,如今他们既然已经在网络上公开承诺了捐赠,就应当依法去兑现自己的承诺。

    骗人者弄巧成拙,是世间最大快人心的事情。所以,不妨让此事成为《慈善法》第一案,让欺骗村民的主播,完成对村民的承诺。

 

引文来源 新京报 评论

延伸阅读

凉山遭主播“诈捐”村民:至今不信外人

2016年11月20日 星期日 新京报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王煜 林斐然 李相蓉

网络主播摆拍诈捐 是否构成犯罪? - 笑尘 - 行者无疆

       一段“揭黑”视频,引出一场诈捐事件。今年11月初,“快手”上一个名为“快手黑叔”的主播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十余名衣着破旧的村民站成两排,几名满身文身的网络主播向他们发放现金,录完视频后又从村民手中将钱收回。随后,视频当事人“快手杰哥”承认,自己存在弄虚作假行为,主要是为了“涨粉”。

       “快手”随后通过官方微博回应称,近期发现少数投机分子涉嫌假借公益之名行骗,平台已经冻结相关人员账号,并联系警方核查真相。四川凉山州公安局通报称,已将相关人员驱离凉山。警方还建议,如有网友被骗数额巨大,可向当地派出所报案。

       新京报记者近日回访发现,事件尽管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但带给当地村民的心理阴影仍未消除。多位村民表示,至今“不相信外人”。

       4网络主播让村民摆拍“诈捐”

       凉山州布拖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九都乡达觉村距离当地城区约10公里。长期以来,沿途糟糕的路况和通信信号盲区,把这座宁静的村子孤立在深山中。

       11月17日,达觉村一位男性村民正在村内一处土坡上摆弄斧头。看到拿着手机的记者进村,他警觉地抬头,要求查看证件,盘问来历。

       让村民们忌惮的事件发生在一个多月前。出现在快手主播镜头中的村民回忆,当时4名外地男子乘坐一辆由邻县昭觉县彝族司机驾驶的面包车来到村里。随后司机开始用彝族话吆喝村民,“说给我们发裤子和衣服,还会发钱。”

       闻声而来的部分村民被4名男子召集到村子高处的一处土墙前。村支书吉伍科日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场当时共有7名小孩、10名大人,被对方要求站成两排。

       前述村民回忆,一文身男子明确表示将现场发钱,但村民只能把钱抓在手上,不准放进口袋。他接过钱估摸了一下厚度,大概有一两千。

       然而一阵“慈善演绎”之后,文身男和同行男子将钱收回,继续摆拍了发铅笔、鸡蛋的场景,“铅笔孩子发了5根,只留了2根,鸡蛋发了3到4个,最后给他们留下1个”。

       作为补偿,4名男子给每个人发放了肥皂、毛巾和牙刷等生活用品,并承诺“明天再来发钱”。“第二天连个人影都没有。”该村民说。

       小孩被告知“离外地人远点”

       直到几天后,一段“快手慈善揭黑”视频在网上流传,看到镜头中衣衫褴褛的村民们举着钱,他们才意识到自己“红了”。

       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尽管达觉村村内的水泥公路即将通车,但仍有不少村民依然身穿破旧的衣服住在土房子里,年轻人多外出务工,村内平时一般只剩下老幼妇孺。

       吉伍科日称,平时虽然也有慈善公益人士前来捐赠衣物,但从未发生过类似事件,事情发生以后,当地政府部门已经介入此事。

       然而,快手主播诈捐事件已让村民们对外地人产生了心理阴影。

       在新京报记者采访期间,村内孩童遭到家长告诫,“离外地人远一点”,见到记者多一哄而散,村民提及此事也大多拒绝表态。一度还有村民用斧头指着已解释过来意的记者称,“我怀疑你们和快手那批人是一伙的,你们别想骗我。”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在他们都不敢相信外来者了,“你们这样做,说什么我们都不信了。”

       司机称主播们将“附近跑了个遍”

       布拖县的司机小王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曾经拉过“快手杰哥”,对方同行4个人,上车就说把他们拉到“越穷越偏僻”的村子里去。

       四个人到了一个村子里后,“拿着一堆钱发,用手机拍照,拍完以后把钱收回来。”作为一个快手资深用户,小王认为对方“就是骗子”,此后拒绝了他们再次包车的要求。

       他说,“那一帮人”远不止就这4个人,同城租车司机也被多次受雇,前往不同的村子,“附近几乎都跑了个遍”。

       临近布拖县的昭觉、美姑两个县的面包车司机均表示,在近两个月内,自己曾经拉乘过类似的快手主播。

       据媒体报道,在布拖县另一个村庄,83岁的吉火么日作(音)也遇到两拨外地年轻人给她发东西、拍照,“还给我洗了脚”,也出现了给钱拍照再收回的行为。

       ■ 焦点

       涉事主播为何“诈捐”?

       为了“涨粉”,因粉丝数量是收入的基础

       高调“慈善”后,又“低调”收回善款。上述网络主播的行为,在引起网友反感的同时,也有网友质疑,这些并无稳定收入的网络主播,用于表演的“善款”从何而来?

       一名网络直播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网络主播收入视人气不同而有悬殊,高者据称甚至可以月入数十万元。这名业内人士介绍,在快手等直播平台上,粉丝通过“刷礼物”的方式,向自己欣赏的主播“打赏”。这些礼物均是真金白银充值而来。对于网络主播来说,粉丝数量是其获得收入的基础。在这一前提下,一些主播会使用各种方式,为自己提升人气,包括作秀。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诈捐”事件被曝光后,当事主播“快手杰哥”在其直播平台上,向粉丝“致歉”时曾称,自己的“公益”行为,动机正是为了“涨粉”。

       “诈捐”是否构成犯罪?

       已构成民事欺诈,但难以认定刑事犯罪

       将公益变成一场表演,吸引更多粉丝打赏,涉事网络主播是否构成欺诈?

       对此,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永杰告诉新京报记者,这些网络主播的行为已构成民事上的欺诈,但是否构成刑事犯罪,仍有讨论空间。王永杰表示,刑事上的诈骗罪需要有受害者,并且由其提出报案,公安机关再介入侦查。而在这一过程中,寻找受害人本身非常困难。

       “诈捐”视频流传网络后,凉山警方一名工作人员曾向新京报记者称,如果有网友被骗数额巨大,可向当地派出所报案。而事发后,当地警方尚未收到类似报案。

       南京的一名律师则认为,要认定网络主播“伪公益”是否构成刑事犯罪,其手中所持“善款”来源是重要影响因素。这名律师称,如果上述主播在直播中,以慈善名义向粉丝发起募捐,随后通过表演将钱款据为己有,则涉嫌诈骗;而如果这些主播仅为了吸引更多粉丝,自掏腰包“表演”,则难以认定其诈骗事实。

       事实上,在凉山州公安局针对此事发布的通报中,对涉事主播的处理措施被表述为“将伪公益活动的相关人员驱离凉山”,而没有对他们进行处罚。

       对此,凉山警方一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透露,所谓“驱离”决定,是在涉事主播暂不构成犯罪,且无法将之拘留的情况下作出的,其目的是为“叫停”。而日后这些主播是否会再次来到凉山,是否故技重演,仍然是未知数。

       一位从警多年的警官告诉新京报记者,在实际执法中,面对扰乱社会治安,但行为尚不触犯刑事及行政法规的当事人,警方通常会采取驱离措施。同此次凉山公安作出的处理决定一样,“驱离”意在“叫停”,而如果驱离实施后,当事人拒绝执行,或者出现反复,则可对其处以包括拘留在内的更进一步处罚。

 

引文来源 新京报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