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无疆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 而我已飞过

 
 
 

日志

 
 

我们还需要菜市场吗?  

2015-09-22 00:08:52|  分类: 社会扫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还需要菜市场吗? - 笑尘 - 行者无疆

 图片来源 网络

2015-09-01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王珂/赵展慧/王观

        生活味、人情味十足的菜市场,不仅是很多人过日子的一个重要去处,也成为不少地方充满吸引力的一道民生风景。然而,在不少城市,菜市场正加快消失。容易被贴上“脏乱差”标签的传统菜市场,是不是已经跟不上城市建设“高大上”的步伐?超市卖场发展壮大,生鲜电商风生水起,是不是可以取代菜市场?消费新时代,我们还需要菜市场吗?《人民日报》记者王珂、赵展慧、王观在一些城市进行了深入的调查报道。

        有多少菜市场在消失?

        早晨7点,北京市西城区灵境胡同居民王建设大爷拎上小购物车,走出家门直奔菜市场。头天的大雨让空气清新了不少,却没能缓解中伏天的闷热。

        “现在不比以前,买菜要多跑不少腿。”王大爷对记者说,前几年,自家居民楼对面一条街就有一个不小的菜市场,种类齐全,价格实惠,每天溜达几步,就能买到新鲜菜。

        后来,王大爷楼下的菜市场贴出公告,说要拆迁改建。本想着市场改建是一件好事,至少环境可以改善,没想到市场“拆得容易再建难”,至今见不到踪影,小区附近连个像样的菜摊都没有。“最近的一个菜市场,也要走半个小时、过几个路口才能到。”王大爷说,对于上了年纪的人来说,拎着菜走半个小时的路真是不易,在寒冬酷暑的天气更是困难。“没办法,只能隔三岔五去一趟,每次尽量多买一些。”

        王大爷的烦恼不是个例。在全国各地,许多历史悠久、堪称城市文化符号的菜市场,成为城市化进程中的“弱势群体”,经历着拆迁、改建、转移等变化,消失在城市版图里。

        在北京,城区内菜市场一个接一个销声匿迹。东单、西单、崇文门和朝内等四大京城菜市场也难逃这一命运,相继关闭或者迁移。崇文门菜市场闭店当天,老顾客们在柜台前跟服务员合影留念,迟迟不愿离开。

        在天津,占地面积超过3000平方米、服务周围几千人、经营14年的长春道菜市场去年7月被迫关停。附近居民李梅说,过去下楼就可以买菜,长春道菜市场关闭后,买菜要从和平区跑到河东区。

        在上海,今年初,开了16年的建国西路嘉善路菜市场租赁到期并关闭。家住附近的孙奶奶平时走到嘉善路菜市场只要10分钟,每天去菜市场成为她的一种乐趣。菜市场停业,不仅带来买菜难,更是打破了她正常的生活节奏。

        在杭州,陪伴萧山人近10年的小南门菜市场今年6月正式关停。菜市场附近高桥小区的居民赵大爷说,在每天来这里买菜的老人们看来,小南门早市已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小南门菜市场关了,感觉就像断了条腿”……

        菜市场为什么消失?原因各有不同:

        ——自身经营问题。一些菜市场退出历史舞台是由于长期经营不善,存在不同程度的服务不过关、管理不到位等,导致菜市场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不能满足顾客需求,老百姓不买账。久而久之,菜市场收不抵支,最终不得不关门调整。

        ——消费需求变化。这几年,大超市、大卖场四处扩张,生鲜电商快速发展,消费者尤其是年轻人在买菜时有了更多选择,给菜市场形成分流效应。在年轻人较多的社区,附近菜市场的经营压力不小。

        ——城市管理错位。一些地方的菜市场虽然方便,但环境脏乱差,对附近百姓的居住环境造成一定影响,甚至损害城市形象。面对这些问题,一些管理者采取简单粗暴的方法,直接拆除菜市场,这种现象在高端商业街区尤为明显。

        不少城市中心的菜市场地处黄金地段,加上占地面积普遍不小,往往身价不菲。一些地方政府从商业利益的角度出发,为了能在菜市场原址大搞开发建设,把菜市场拆除或是搬迁到偏僻的区域。

        全国城市农贸中心联合会会长马增俊认为:“城市菜市场逐渐消失,导致菜市场数量不足、布局不合理,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城市居民买菜难、买菜贵。”

        菜市场会不会被取代?

        采访中,记者听到这样的声音:社区便利店、超市等提供了不错的买菜场所,加上生鲜电商发展这么快,买菜已经非常方便,根本没必要再保留和建设传统菜市场。

        上海市杨浦区居民樊小容是一位网购达人。无论是蔬菜水果还是肉蛋米面,她都从网上购买。在樊小容眼里,网上买生鲜不仅节省了逛市场的时间,而且不用自己来回搬运。偶尔临时有需要,她会到楼下超市买些蔬菜应急。一年到头,基本上不去菜市场买菜。

        “消费者需求越来越个性化、多样化,有喜欢逛菜市场的消费者,当然也有不愿意到菜市场买菜的消费者。”马增俊说,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前者比例还是更高一些。

        记者的调查一定程度上印证了这一判断,相比生鲜电商、超市或者社区便利店,众多消费者对菜市场表现出了更大偏好。

        “作为一名烹饪爱好者,我还是喜欢到菜市场买菜。”北京市东城区居民施洋说,她每天早晨8点左右到王府井阳光菜市场挑选水果和蔬菜,“比起楼下的超市,阳光菜市场的距离虽然远一些,但优点也很明显,品种更齐全、价格更便宜、卖相更新鲜。”

        商务部研究院消费经济研究部副主任赵萍认为,不论是从当前百姓的需求看,还是从行业发展的角度看,或者从经济发展所处的阶段看,菜市场在城市社会中扮演的角色都不可能被替代,“我们仍然需要菜市场。”

        从消费需求角度看,菜市场更符合消费习惯。“我平时不喜欢到超市买菜,不仅是价格的问题。”山东青岛市北区居民李佳说,在超市买菜,经常碰见想要的蔬菜已经售完或者不新鲜了,最后只能空手而归。在菜市场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换一家菜摊就可以。在超市,每种蔬菜往往只有一个价格,也没法比较新鲜程度。在菜市场,大量菜摊随你任意比较,可以挑最中意的一家……“怎么说都是在菜市场买着更舒心。”

        从经济增长角度看,菜市场能带来可观效益。马增俊认为,菜市场对经济发展的带动作用,不仅局限于交易额本身。在消费端,一个运营良好、价格实惠的菜市场,可以有效拉动相关领域的消费;在供给端,菜市场为城市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和竞争机会,发挥着就业减震器的作用。
从社会发展角度看,菜市场常常扮演文化符号。比如,西班牙巴塞罗那的圣卡特琳娜菜市场,被广大游客

        为 “阳光下的珍奇美味”,在巴塞罗那所有景区中拥有很高的人气。每年,圣卡特琳娜菜市场有近400万人次的客流量。在很多游客眼里,除了购买当地特产,圣卡特琳娜菜市场已经凭借特色建筑和风土人情,成为当地的一个文化标志。

        “逛菜市场是一种生活方式。”天津市河东区居民王彩霞说,茶余饭后,约几个老伙伴一起到菜市场转转,挑几样自己中意的蔬菜鲜果,就像年轻人相约一起逛街那样。有时还能跟一些熟悉的摊贩聊聊天,交流一些做菜的经验,“这些在超市里可不行,没人跟你聊。”

        菜市场该怎么建设?

        “解决目前城市菜市场有效供给不足的问题要有所作为,一方面保证合理的增量,另一方面要适当优化存量。”马增俊说。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一些大城市曾出现过菜市场“沙漠化”的现象:出于方便管理等考虑,政府出台限制菜市场发展的措施,城市菜市场大面积关停,一些原本经营火爆的菜市场迅速消失。菜市场“沙漠化”给城市消费者带来极大的不便。一些地区的公共空间管理局经过调研后决定,重新在城市设立菜市场,但经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才得以恢复。

        “不仅要考虑管起来方便,更要考虑老百姓实际需求。”对我国很多城市出于管理方便限制菜市场发展的问题,马增俊认为,相比超市、社区菜店,菜市场确实管理起来更加困难,但消费者对菜市场的需求不容忽视。如果忽略了这一需求,只为了管理方便而取消菜市场,可能事与愿违,“一方面让老百姓买菜难,另一方面也有可能在老百姓需求的带动下,一些被取缔的室内菜市场转为马路菜市场,更难管。”

        中国蔬菜流通协会会长戴中久建议,菜市场应该根据社区情况,保持合理的密度。在人口密集的城市中心居住区,应该规划和建设数量合适的菜市场。在新建住宅小区,应该进一步明确建设一定面积菜市场的要求。
“建设好,更要管理好。”戴中久说,优化菜市场存量,主要就是在管理方式上下功夫。

        瑞士最大的农贸市场在瑞士联邦大厦广场。每个周末,如果没有特别的选举活动,整个联邦大厦广场都会变身为菜市场。来自全国各地乃至邻邦的小贩们,在此摆摊搭棚买卖农产品。这样的大市场能够存在,离不开井井有条的管理。市场中,水路电路一应俱全,供摊主使用。到了中午12时,大约20分钟内,所有摊贩撤离完毕,环卫部门将广场打扫干净,又变回公众广场。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我国菜市场管理方式多样,既有企业作为管理方,也有街道社区作为管理方。但无论哪一种管理方式,管理水平都有待提高。一些菜市场的管理者在提升摊位租金方面很积极,在改善市场管理方面却鲜有创新。久而久之,菜市场陷入高摊位费与低服务水平共存的困境。

        目前,不少国家的菜市场管理更加强调公益属性,大多保持微利运行,值得借鉴。比如在日本,农产品批发市场以中央批发市场和地方批发市场为主,都有政府投资。中央和地方批发市场的建设用地由政府划拨或出资购买,并且投资批发市场的建设。政府对中央级和地方级的批发市场资金投入是无偿的,但投入资金的比例有所区别。一般市场不向政府缴纳任何税费,此外在批发市场公共设施建设方面还有贴息贷款等优惠政策。

赵萍认为,作为重要的民生工程和民心工程,菜市场具备一定的公共产品属性。不论采用哪种管理方式,保持微利运营、提高管理水平应该是一条基本原则。只有这样,菜市场才能更好满足多样化、个性化的需求,赢得更多消费者点赞。

 

引文来源 读报参考 百态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