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无疆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 而我已飞过

 
 
 

日志

 
 

听证会戒备森严究竟是怕什么  

2015-08-14 00:13:46|  分类: 焦点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证会戒备森严究竟是怕什么 - 笑尘 - 行者无疆

 图片来源 网络

2015-08-09     来源:新京报

  一组听证会的照片火了。8名保安列两排“人墙”封住大门,严阵以待;若干警察也现场执勤;众多媒体记者被拒绝入内……这是8月7日郑州市物价局召开“水价听证会”的火爆场景。郑州市物价局有关负责人昨日回应,安保森严“并不是针对记者”,而是“预防性地维持秩序”。

  区区一次水价听证会,就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又是“人墙”,又是“特勤”,实在令人惊恐。让媒体在场,让整个听证过程更加公开透明,真的有那么难吗?

  郑州市物价局以此前发布公告,媒体采访须事先申请并按序选取为由,将众多记者拒之门外,实为不智。一则,城市水价调整是涉及民众切身利益的重大民生问题,即便从说服民众、寻求共识的层面考虑,似乎也应该最大可能地通过各种传播方式传递信息,而不是刻意限制媒体数量,更不能滥用行政强力,以戒备森严来对抗民众的知情权。

  何况,新闻媒体也不是普通的旁听者,而是负有向社会公众传递信息并监督政府部门等使命的社会公器。拒绝记者入场,或者人为限定记者范围,貌似按“规则”办事,“没有有意排斥谁”,实则就是一种霸蛮的人为封堵,将本该公开的听证会搞成了闭门会、涨价会,从而与信息公开透明的宗旨背道而驰。

  此外,即便从技术操作层面,郑州市物价局也完全可以处理得更妥帖。如果是因为场地原因,不妨考虑换一个更大一点的地方,偌大一个城市,总不会找不到一个宽敞一点的会议室。或者还可以在总人数不变的前提下,增加媒体数量,从10家媒体、每家限定2人,改为20家媒体、每家1人。只要对媒体存有善意,总归是能够想出办法的。

  媒体对水价听证感兴趣,并非坏事,大可不必如临大敌,严阵以待,相关部门理应敞开大门欢迎。除非是涨价早有定论,听证会不过是走个过场,有关部门并不愿意媒体放大讨论,形成舆论热点,讨嫌添乱,从而影响了涨价的既定目标。

  这一点,参加听证会的19名代表“全部同意涨价”可为佐证。而稍后郑州市物价局副局长朱孝忠的说法显然更为直接,他说,“涨价是政府的一项工作职能”。尽管语句稍显凌乱,但其核心意思却十分明确,那就是笃定了要涨价。

  因为已经确定涨价,提交听证的两个方案也是“涨价一”、“涨价二”方案,别无选择,所以才费尽心思限定媒体数量和人数,才不择手段弄来大批保安排列“人墙”。说到底,郑州市物价局怕的其实并不是媒体,而是媒体后面的民意,是民众对于政府部门在民生问题上监管不力的抱怨。

  其实,水价上涨并非完全不可理解,关键是政府部门应该把事情都摆到桌面上,既要讲水价上涨的理由,也要公布自来水的成本;既要有公开听证的程序,又要能保证过程的公开。毕竟,有知情权才会有社会共识。

 

引文来源 新京报 评论

延伸阅读

                  郑州水价听证丨副局长称涨价是政府职能,央媒:连底裤都脱了

光明网评论员/光明网   2015-08-09  来自 舆论场

    7日上午,郑州市召开水价调整听证会,会场外戒备森严,甚至还出动了“特警”,众多省级媒体记者被阻拦入场,而参加听证的19名代表都同意水价上调。这引来民众质疑,郑州市物价局副局长朱孝忠则对此解释称,“涨价是政府的一项工作职能”。

    “涨价是政府职能”,此言一出,舆论哗然。更令人错愕和惊诧的,是这句“雷语”竟出自物价局副局长之口:这简直是传说中的自带自黑技能,想不把自己置于舆论风口浪尖都难。若非有视频为证,不少人还以为这只是标题党式讹传或断章取义。

   涨价是政府职能吗?当然不是。事实上,若对这句话做些延伸——对涨价在内的水价调整进行监督检查,对价格听证的依法组织是政府职能,还说得过去。至于涨价与否,那该由市场说了算。单纯将涨价归结为政府职能,又是在“闭门”听证会结束的节点上,难免被认为是给涨价背书,或者说是用“政府职能”来掩盖不合理涨价的正当性危机。这句缺乏常识的表述,到头来,很容易被解读为:原来涨价就是政府职责所系,它搞听证,就是默认了涨价选项,排除了降价的可能。果真如此,听证无异于走过场,只是盗铃前的掩耳,其意义又何在?

   揆诸舆情反响,不少人调侃,这句话道出了听证会的真相:所谓听证,很多时候只是听涨的代名词。尽管说,在自来水公司基于水处理、水运输成本增加等原因提出调价方案后,物价部门该做的,是弄清楚其成本构成和利润空间,严格执行听证制度。可现实中,基于自来水公司与政府未剪断的利益脐带关系,许多本来旨在保障公众参与权、监督权的听证会,异化成了涨价决策会。有些听证组织者为了决策能顺利过关,在社会代表人数设置及人选确定上做文章,排除不同声音,人为造成意见雷同,方案高票通过。

   不只是水价,逢听必涨,在电价等涉及公共利益的领域都很常见。太多听证会架空社情民意,成了“论论涨价合理的表态会”。民意代表系由政府价格主管部门委托消协推荐的御用之“托”式忽悠,也屡被曝光。
如果说,以往很多听证制度走样,都是以“说不说是你的自由,听不听是有关部门的自由”的形式呈现,那郑州此次水价调整听证会,就连这底裤都脱掉了:它非但将旁听者拒之门外,还对作为向公众传递信息并监督政府履职的社会公器的媒体,进行人为封堵,俨然如临大敌,这难免引人遐想。而19名代表都同意涨价的结果,也与公众揣测形成了逻辑上的闭环。一句“涨价是政府职能”,又捅破了这场煞有介事的听证“表演”的本质。

   听证会,听出了涨价意图,还听出了“涨价是政府职能”的奇葩言论,也算是长了知识。此前早就有人呼吁:要在听证组织的职责、听证主持人的确定、听证人员名单形成与挑选、听证程序制度、听证笔录运用、听证责任追究等方面建立健全相关法规,包括明确听证代表人选确定主体的责任,如果公民代表人选确定程序不公开、不透明,应当以听证程序违法为由,重新组织听证,并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如今看,很有必要。事实上,对于郑州这场听证会,当地人大还应该出来监督审查其合法性。

   “涨价是政府职能”,听证成掩耳盗铃,这是对听证制度的亵渎,它损害公众权利的同时,很难不让涉事部门乃至政府的公信力遭重创——某种程度上,涨价畅通无阻是小,政府声誉透支、公信蒙垢,才是大,以小易大注定得不偿失。

 

引文来源 澎湃网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