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行者无疆

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 而我已飞过

 
 
 

日志

 
 

我们没有法国人重要,但首先我们要关心自己  

2015-11-18 18:08:09|  分类: 时事纵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者:艾力·菲尔斯(黎巴嫩医生)    发表时间:2015-11-18

       【11月14日,巴黎遭到恐怖袭击,之后,世界各地都为巴黎祈祷,并以各种方式点亮法国国旗三色灯,表示哀悼。但12日,黎巴嫩也遭到恐怖袭击,却没有受到同样的关注,这一反差已经在全球激起回响,埃及大金字塔就为接连遭受恐怖袭击的俄罗斯、黎巴嫩和法国同时亮灯。艾力·菲尔斯是黎巴嫩的一名医生,曾居住在巴黎。他像许多人那样指出“黎巴嫩受轻视”,但不只是如此,他还道破了更危险的状态——“很多黎巴嫩人对巴黎事件悲痛不已,却对发生距他们只有15分钟路程的袭击毫不关心,对在街道上可能每天都会遇到的人不闻不问”。如果对暴力已经麻木,会有怎样的后果?】

        午夜过后,我朋友让我查看巴黎新闻,那时,我根本没想到,我会看到我所爱城市的地图,上面标识的地点正同时遭到恐怖袭击。放大地图,我才发现,里面一个地方离我2013年住过的地方十分近,在同一条林荫大道上。

        随着我读更多的新闻,死伤数目不断攀升。这太可怕了,简直惨绝人寰、毫无人道、令人绝望。2015年年初,《查理周刊》遭恐怖袭击,而年关将近,恐怖袭击再次同时降临黎巴嫩和巴黎,疯狂的恐怖主义分子所到之处,散播着憎恨、恐惧和死亡。

我们没有法国人重要,但首先我们要关心自己 - 笑尘 - 行者无疆

 11月12日,贝鲁特遭恐怖主义袭击

        早晨醒来,两个城市都已破碎不堪。昨天,我巴黎的朋友还在关心贝鲁特怎么样了,现在他们自己也成了被关心的对象。两座城市俱已遍体鳞伤,我们黎巴嫩人已习以为常,而巴黎人则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噩梦。

        截至成文时,巴黎已有128条无辜的生命不幸消逝。而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也有45位无辜的公民与世永别。死亡人数不断上升,但我们似乎从未吸取教训。

我们没有法国人重要,但首先我们要关心自己 - 笑尘 - 行者无疆 

 黎巴嫩首都遭恐怖主义袭击,造成45人死亡

        在混乱和悲剧中,我脑中有个想法一直挥之不去。且每次发生此类事件,这个想法就在脑中反复出现,即:我们其实不重要。

        11月12日,我的同胞在贝鲁特街头被炸成碎片时,新闻头条上却写着“真主党据点发生爆炸”,仿佛用这种高度政治化的语言描述这个城市,就能使恐怖行径变得理所当然。

        11月12日,我的同胞们在贝鲁特街头死亡时,世界领导人并没有站出来谴责恐怖分子。也没有哪国发表声明同情黎巴嫩人民。在贝鲁特,无辜平民唯一的错就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他们的家庭不应该就此破碎;面对马路上被烧毁的尸体,任何教派和政治背景的人都应感到恐惧,然而这一切并没有激起全世界的义愤。

        奥巴马也没有发表声明,称该袭击是反人道罪行。那“人道”到底是什么,难道只是一个描述人类价值的主观性名词吗?

        相反,美国一位想当参议员的政客竟宣称自己很开心,因为是死的是我的同胞,惨遭蹂躏的是我祖国的首都,无辜的人丧失生命,伤亡者包括形形色色的人。

        我同胞离去时,没有哪个国家费心在标志性建筑物上亮起我们国旗的标志性颜色。连Facebook都没有为黎巴嫩人提供“安全检查”功能,虽然那只是微不足道的举措。但现在,我们可以自己来提供“安全检查”:我们躲过了贝鲁特的恐怖袭击,至少目前还幸存着。

        我同胞离去时,他们并没有陷整个世界于哀伤中,他们的离世只是国际新闻中一个无关紧要的斑点,只是发生在世界“那些地方”的小事件。

        但你知道吗?这些我都无所谓了。过去一年里,我已经知道,像我这样的人,生命不重要。对此,我已然学会接受,并与此妥协。

        预计未来几天,全球反伊斯兰教势头将再次上涨。人们会讨论,极端主义如何没有宗教信仰,“伊斯兰国”成员为何不是真正的穆斯林,他们肯定不是,因为任何有点道德的人都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伊斯兰国”对接下来的反伊斯兰教势头早有预期,并打算加以利用:他们会用地狱般的魔爪指着反伊斯兰教者,告诉那些易遭蛊惑的人:看,他们憎恨你。

        而很少有人能超越这股舆论之上,不受影响。

我们没有法国人重要,但首先我们要关心自己 - 笑尘 - 行者无疆

 世界各地为巴黎亮起的三色灯

        预计未来几天,欧洲要努力解决一个很明显的问题,即更多人将反对接纳难民,并指责难民是引起巴黎11月13日事件的原因。但愿欧洲了解一个事实:过去2年中的每个晚上,“巴黎之夜”的悲剧在难民群里不断上演。但只有当世界愿意为你的国家点亮国旗的颜色,这些不眠之夜才有意义。否则,根本无人关心。

        然而,面对巴黎恐怖袭击的反应中,更可怕的是:比起前些日子在黎巴嫩发生的恐怖袭击,巴黎事件让部分阿拉伯人及黎巴嫩人更加伤心。甚至我的同胞们中也有人认为:我们不重要,我们的命不值钱,我们不足以让世界为死亡的同胞们集体哀悼与祈祷。

        如果那些更关心巴黎的黎巴嫩人来自上层社会,更可能出现在巴黎而不是贝鲁特的代叶社区,那倒也情有可原,但我了解的情况却是,很多黎巴嫩人对巴黎事件悲痛不已,却对发生距他们只有15分钟路程的袭击毫不关心,对在街道上可能每天都会遇到的人不闻不问。

        我们可以要求世界将巴黎和贝鲁特一视同仁;可以要求Facebook为我们添加“安全检查”按钮以供日常使用;可以要求人们更加关心我们。但事实是,我们这个民族根本不关心自己,何以对别人提出要求。我们说这叫“习惯成自然”,但这并不对。我们称其为“新常态”,但如果这便是常态,还是让它见鬼去吧。

        既然这个世界不关心阿拉伯人的死活,就让他们生活在火线上吧。

 

引文来源 观察者网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